• <ol id="hqwwg"><strike id="hqwwg"><optgroup id="hqwwg"></optgroup></strike></ol>
  • <menu id="hqwwg"><rp id="hqwwg"></rp></menu>
    1. <menu id="hqwwg"><th id="hqwwg"></th></menu>

      <video id="hqwwg"><td id="hqwwg"></td></video><table id="hqwwg"><ins id="hqwwg"></ins></table><table id="hqwwg"><td id="hqwwg"><li id="hqwwg"></li></td></table>

    2. 廈門廢品回收電話

      2019你過得怎樣:拾荒者們的夢想與愿望

      作者:廢品回收 2020-01-18 22:13:06
      2019你過得怎樣:拾荒者們的夢想與愿望
          其實干這一行競爭也挺激烈的,小劉告訴記者,常在太航小區這個范圍內從事廢品回收的同行有十五六個,他們每個月還得給太航物業繳納一些管理費用。生意好時是每個月交150元,后來受金融危機影響,大家收入減少,就去太航物業反映情況,現在每個月的管理費由150元減少到100元。     記者問小劉,既然這一行這么不好干,他為什么不憑著年輕到工地上去打工呢?小劉說,前些年他也去工地上干過活,可是工地上一年干到頭才給發工錢,有時包工頭耍賴,他們甚至領不到錢。而干這一行就比較自由了,手頭上可以常有一些零花錢,這種自由自在的生活他更喜歡。     談及2020年的夢想和愿望,小劉的愿望簡單而又樸實:“希望年底多掙些錢!”衷心祝愿這個笑容憨厚的80后青年實現自己單純樸實的愿望。 
          小張:拉平車拾荒累了一身的病     來自河南農村的小張有30來歲,和腳蹬三輪車進行廢品回收的小劉不同的是,小張的裝備比較“先進”,是一輛電動三輪車。     小張站在自己的電動三輪車前     小張有兩個孩子,一個在老家由老人帶著,一個隨夫妻倆來到太原。他們住在太原市的塢城村,妻子每天接送讀幼兒園的孩子并在家做飯,小張每天在外奔波,通過廢品回收賺錢養家。
          從事廢品回收也有好幾年了,以前他有一輛城管統一規定使用的平板車,他每天拉著平板車走街串巷回收廢品,一天下來光走的路就有幾十里。     漸漸地,2019年夏天,小張開始感覺到腿疼,有時拉著一車的“戰利品”經過有坡度的路面時,會感覺力不從心;從一些居民樓或飯店里扛紙箱、酒瓶、舊家具時,頸部和腰部也不慎扭傷過。     經過簡單的治療,小張腿疼的毛病漸漸減輕了,但是醫生叮囑他不能每天徒步走太遠的路,否則腿傷難以愈合??紤]再三,小張咬咬牙花了三四千元買了一輛電動摩托車進行廢品回收,工作的范圍也從大街小巷轉移到太航小區里。
          小張說,干他們這一行年頭較長的大部分都有“職業病”——有些市民把他們當成了廉價的搬運工,讓他們幫助搬運一些家具、家電到五六層高的樓上,再把一些廢品作為報酬送給他們。為了一些并不值多少錢的東西,也為了和他們“活動”范圍內的市民搞好關系,他們無暇顧及很多,只能咬牙硬挺,日積月累對身體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小張建議同行們在工作時能夠量力而行,不要把身體搞壞了,以至于失去繼續謀生的本錢。小張告訴記者,自從三四個月前買了這輛三輪車后,工作就輕松多了,他打算趁著年底多賺些錢。     關于2010年的愿望,小張夢想自己開一家廢品回收站,不過好幾萬元的投資對他來說顯得遙不可及。“把孩子養好”便成為小張最樸實的愿望。     采訪手記:他們是社會最底層的人群,在異鄉的街頭過著辛苦忙碌而又簡陋的生活,遙遠的鄉村里有他們牽掛的妻兒父母。在人們同情、悲憫甚至歧視的目光中,在金融風暴的影響下,他們仍然樂觀生活,從不丟棄希望與夢想。感謝并祝福這些勤勞樸實的人們,愿他們2010年的生活更加殷實。
          編者按:“時間仍在,是我們在飛逝”,借2009年一句經典的網絡流行語開題。倏地,2020又晃過了嶄新的幾頁,一個愣怔后大家回過了神,有條不紊、按部就班,在有形無形的軌道上繼續向前。而身后的2009,更像翻過整年的臺歷,毛毛糙糙,舊得略顯泛黃,但上面積滿了密密麻麻的印記,是每個人的經歷,或青澀,或稚嫩,或難忘,或警醒……  
         回收廢紙箱、舊書本、廢銅爛鐵、舊家具家電,也去一些垃圾站撿拾可回收物,再賣到垃圾回收站賺取差價,俗稱“收破爛的”,亦可稱為“拾荒者”。工作累了隨地休息,夏天在地上鋪一塊硬紙板就可入睡,冬天幾個人撿點柴烤烤火也非常滿足??梢哉f,在提倡“低碳生活”的今天,他們雖從事著在許多人看來最卑微的工作,卻為環境保護做著最實實在在的工作。     等活時抽支煙輕松一下     小劉:80后拾荒者受金融危機困擾     當不少80后的城里孩子頻繁出入各種消費場所揮灑青春時,一些來自農村的80后青年已經背井離鄉來到城市,用勤勞的雙手和樸實的勞動,腳踏實地地追逐著最樸實的生活夢想:掙錢養家。
          “希望年底多掙些錢”是小劉的愿望  
         記者在太原市太航小區見到小劉時,他正坐在自己的三輪車上,抽著煙和兩位同行聊天。問及09年的生活及工作狀況,大家紛紛搖著頭表示收入狀況不佳。     小劉是80年生人,老家河北邯鄲農村,在太原從事廢品回收三四年了。小劉肩上的責任可不輕,在農村老家的老婆和三個孩子都需要他來養活,父母在老家也只是種地為生,沒什么額外收入。  
         小劉一個人住在外來人口租住很集中的親賢村,租了一個十來平米的房子,每月房租380元,冬天時再加上每月120元的暖氣費,一個月得500元,吃飯每月得花300—400元。     小劉說,前幾年狀況還是不錯的,每月能掙到1500—1600元,一年下來能給家里拿回去4000-5000元,比種地收入高一些。  
         但從08年下半年就不行了——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影響到了各行各業,連他們也未能幸免,大部分品種的廢品回收價格下跌了近五成,利潤空間縮小直接影響到了他們的收入——每個月只能掙到1000元出頭,除去必不可少的租房和吃飯等花銷,幾乎所剩無幾了。
          房東沒有給小劉提供家具和床,為了盡可能多的攢錢匯給老婆孩子,小劉沒舍得購買,他常把回收到的可以自己用的東西留下來放在出租屋里使用,也有一些好心的太原市民把一些舊衣服、舊床墊之類的東西送給他,小劉燕子筑巢似的布置著太原的出租屋。

      黄色视频网站

    3. <ol id="hqwwg"><strike id="hqwwg"><optgroup id="hqwwg"></optgroup></strike></ol>
    4. <menu id="hqwwg"><rp id="hqwwg"></rp></menu>
      1. <menu id="hqwwg"><th id="hqwwg"></th></menu>

        <video id="hqwwg"><td id="hqwwg"></td></video><table id="hqwwg"><ins id="hqwwg"></ins></table><table id="hqwwg"><td id="hqwwg"><li id="hqwwg"></li></td></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