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l id="hqwwg"><strike id="hqwwg"><optgroup id="hqwwg"></optgroup></strike></ol>
  • <menu id="hqwwg"><rp id="hqwwg"></rp></menu>
    1. <menu id="hqwwg"><th id="hqwwg"></th></menu>

      <video id="hqwwg"><td id="hqwwg"></td></video><table id="hqwwg"><ins id="hqwwg"></ins></table><table id="hqwwg"><td id="hqwwg"><li id="hqwwg"></li></td></table>

    2. 廈門廢品回收電話

      垃圾焚燒二十年(下篇):資本狂飆與后垃圾分類時代

      作者:廢品回收 2021-01-26 19:00:20
        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傅濤認為,環境產業是幫助中國實現生態文明千年大計的主體,環境企業是環境發展的主體,正是眾多環境企業一起書寫了環境產業發展的歷史。本文將以這些年來,固廢領域領域企業為線索,以斑窺豹,梳理下垃圾焚燒產業的發展。   相關閱讀:垃圾焚燒二十年(上篇):國產化突圍與市場化的震蕩   進擊:資本狂飆
         隨著垃圾焚燒市場蓬勃發展,不論是傳統的項目投資,還是企業并購,資本正成為重要的助推器。財大氣粗者,以買買買的方式快速實現規模擴張。越來越多的產業人士也從一個個動態中,感受到產業資本時代的洶涌氣息。對此,E20環境平臺董事長傅濤指出,產業如果不能插上資本的翅膀就飛得不遠,而資本不與產業結合也無從落地。
         并購的風口
         “環保產業的收益形式是低收入、穩定收益、低風險的,這在過去并不被資本市場所‘待見’,隨著其他領域的回報率下降,環保產業由過去的‘沒人要’,變成現在資本眼里有價值的項目。當越來越多的環境價值和環境資產被資本識別,由資產變成資本,又進入融通變成金融概念時,就使得環保產業越來越多地與金融融合在一起。
         早在2011年3月,我國水務領域大佬、2011前曾四次領銜水務領域年度十大影響力企業榜單的北京首創股份有限公司做出了“參與垃圾處理行業”的戰略性決策。那一年,首創股份通過全資子公司首創(香港)有限公司以不超過3億元港幣,收購新環保能源不超過4.5億股份。新環保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的從事固廢處理業務的上市公司。2009年12月,新環保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收購了專攻于垃圾-能源轉化領域的百瑪士環??毓捎邢薰?。新環保能源的主要業務是為地方政府提供從垃圾的收集、分選,到焚燒發電或厭氧發電,至殘渣處理的一攬子解決方案,該公司具有焚燒、厭氧(干法和濕法)垃圾處理項目投資、設計、建設和運營能力。
         首創環境借此快速進入固廢處理領域,經過兩年的運作已持有48%股權,成為最大股東。在首創股份的助力下,并憑借自己的上市平臺,新環保能源發展迅速,尤其是2013年,簽訂廣東、河南等多地焚燒項目,并在餐廚垃圾處理領域取得突破性進展,市值從2012年年底的5億增長到近40億元。
         2014年對于首創環境來說,具有非凡的意義,外界評價首創環境在固廢領域的拓展就像開了外掛一樣“氣吞萬里如虎”。
         2014年3月12日晚間,新環保能源公布,更名為“首創環境控股有限公司”,融入首創集團的大品牌系統。首創股份也對其寄予厚望,準備用2-3年時間發展為固廢領域靠前企業。
         時任北京首創股份有限公司的副總經理、首創環境控股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曹國憲在“2014年(第八屆)固廢戰略論壇”上也坦言:“在過去幾年當中,首創環境經歷了飛速式發展的跨越過程,但同時也面臨著非常重大的挑戰。”他介紹,經過三年多的拓展,首創環境目前擁有了20余個項目,涵蓋了垃圾焚燒、餐廚垃圾、垃圾填埋、電子垃圾、生物質發電、工業危廢、建筑垃圾、土壤修復等領域,快速發展實現了全行業布局。
         2014年6月30日,首創集團順利完成對外并購案例------新西蘭固廢處理企業TPI NZ的收購和資產移交工作。首創集團收購TPI NZ后,在內部進行了三次轉,2016年6月,首創環境最終成為新西蘭公司的最大股東,持有其51%的股權。TPI NZ擁有超過一百年的持續經營歷史,市場份額逾30%,在新西蘭當地廢物處理行業排名第一,占有新西蘭固廢處理市場三分之一多的市場份額,在奧克蘭、基督城、惠靈頓等主要城市的市場份額均排名第一。通過對TPI NZ的控股,首創環境不但成功出海,也更好地實現了與國際公司在技術、運營等方面的交流和發展融合。從2012起,連續入選固廢領域年度十大影響力企業。
         如果說首創股份對新環保能源的收購主要是基于轉型需求,那么瀚藍環境的并購目的則是直接劍指全國、做大做強,以實現從地域向全國的跨越。
         2006年,瀚藍環境(當時還叫南海發展)主要基于為政府排憂解難國企擔當,承接了南海垃圾焚燒發電項目一期的受托經營,并開始二期項目的前期籌備工作。在現任總裁金鐸的主要領導下,首次涉足垃圾發電領域的瀚藍環境表現不俗,不僅將原單一的垃圾焚燒廠擴建為具備從源頭到終端的完整產業鏈的南海固廢處理環保產業園,創造化解鄰避,持續開展相互合作的鄰親佳話,還形成了“南海經驗、瀚藍模式”,開創了國內垃圾焚燒“無圍墻時代”,在行業內形成了獨特的競爭力。
         這一次成功的嘗試給了瀚藍環境巨大的信心,在之后的幾年中,瀚藍環境表現出了對固廢領域極大的興趣,并開始探索向綜合服務商角色轉型。終于在2012年,瀚藍環境確立“全國有影響力的系統化環境服務投資商和運營商”的戰略定位,并明確以固廢處理為突破口,實施全國性的業務擴張。
         要想進一步整合提升經營、技術、服務等領域的綜合能力,并購是重要途徑之一。
         2013年,瀚藍環境將公司名稱由“南海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瀚藍環境股份有限公司”,有了新名稱的瀚藍環境逐步釋放了在固廢領域的野心。2013年年底,瀚藍環境發布資產重組方案,擬向創冠香港支付1.1億元現金,購買其持有的創冠環保(中國)100%股權,正式啟動并購戰略。2014年,瀚藍環境耗資18.5億將創冠環保納入麾下。
         彼時,被收購的創冠環保正處于高速發展期,自身實力不俗。創冠環保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均采用國際先進成熟的爐排爐技術,與瀚藍環境所采用的技術一致。在項目運作模式上,其項目主要通過BOT方式投建,從事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和發電項目的投資及運營,是當時國內技術靠前的城市固廢運營商, 當時擁有福建、湖北、河北、遼寧等地共10個垃圾焚燒發電廠項目,總規模1.14萬噸/日,包含7個已建成項目和3個在建項目。根據評估報告,2014至2016年,創冠中國的年度凈利潤預測數分別為6844.24萬元、1.05億元、1.64億元,整體呈現快步提升的態勢,并在2012年入選固廢領域年度十大影響力企業。收購創冠環保100%股權后,瀚藍環境的垃圾處理能力將由1500噸/日升至7700噸/日,規劃垃圾處理能力由3000噸/日升至14350噸/日,在1年時間內翻了近五倍,一躍成為國內垃圾處理規模排名前列的垃圾焚燒發電企業,躋身國內固廢處理行業第一陣營。
         這一次并購之舉極大程度上擴充了瀚藍環境的主營業務規模,盈利能力顯著提升,并突破了區域發展的瓶頸,在業務上逐步完成了從區域性單一供水向全國性完整環境服務產業鏈的拓展,并成功從B方陣(區域環境綜合服務集團)躋身A方陣(重資產環境集團),從2014年后連續6年入列固廢領域年度十大影響力企業榜單。
         這些例子只是當時垃圾焚燒市場資本洶涌的側影。據媒體不完全統計,2015年環保并購案例約120起,涉及交易金額超過400億元,其中清華控股有限公司旗下啟迪科技服務集團并購桑德環境的案例創下了當時國內環保產業的并購紀錄,交易金額達到70億元。而在隨后不久,2018年7月,盈峰環境最終以152.5億元收購中聯環境100%股權。打破國內環保行業并購案交易額記錄。2018年8月,天楹環保以88億成交價成功收購歐洲環保企業Urbaser,創下繼首創集團收購TPI NZ之后的海外公司并購記錄。
         資本的誘惑
         在并購熱潮來臨的那幾年,產業越來越依賴資本的助攻作用。而這幾年也恰恰是垃圾焚燒行業大發展的幾年:據E20研究院不完全統計,2012到2014年的三年間,垃圾焚燒市場增速達40%以上,截至2013年9月,已建成垃圾焚燒廠159座,垃圾焚燒規模已達15.84萬噸/日,垃圾焚燒的市場占比已達32%左右。
         在這快速的浪潮之中,環保上市公司由于具備融資渠道優勢,明顯占據了先機。如新環保能源,在首創股份的助力下,2013年一年,就簽訂廣東、河南等多地焚燒項目,并在餐廚垃圾處理領域取得突破性進展,發展迅速,兩年左右市值提升近4倍;瀚藍環境通過收購創冠中國,垃圾處理能力由1500噸/日升至7700噸/日,規劃垃圾處理能力由3000噸/日升至14350噸/日。在1年時間內翻了近五倍,垃圾處理運營總規模一躍升至行業前十,進入行業第一梯隊。
         對于垃圾焚燒企業來講,盡快打通資本通道,對于發展來說,躍升的或許不是一個臺階?;诖?,前文提到的大手筆收購西班牙Urbaser公司的中國天楹就采取了更快速的方式——借殼上市:
         天楹環保成立于2006年,早期主要聚焦于江蘇。2011年底,天楹環保引入平安創投,開始籌劃上市,2012年正式啟動上市計劃。2013年3月,天楹環保股東大會決定引進上海復新、上海裕復等十余家PE及VC機構。但那時IPO尚沒有開閘,再加上眾多排隊企業,經過多輪內部討論,天楹拿出了第二套上市方案——借殼上市,兩條腿走路,進軍資本市場。
         確定第二套備用方案后,天楹環保開始積極尋找殼資源,以實現曲線上市。直到2013年9月,期盼已久的“殼”出現了。
         長期處于被退市邊緣的深圳老牌*ST科健發布重大資產重組方案,以非公開發行的股份,購買嚴圣軍等17名交易方合計持有的天楹環保100%股份并募集配套資金。
         對于天楹環保來講,這絕對是值得一搏的大好機會。但“殼”畢竟是稀有資源,談得成談不成還要看雙方討價還價的過程。最終雙方達成統一意見,天楹環保成功借殼上市,打通了資本渠道。2014年5月,中科健在對江蘇天楹環保能源有限公司進行并購重組后,變更為“中國天楹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后的中國天楹,立足垃圾焚燒,內生外延向全產業鏈布局。并于2018年以88億成交價成功收購歐洲環保企業Urbaser,向固廢年度十大影響力企業陣營沖刺。
         而當時已經在垃圾焚燒領域叱咤風云的綠色動力的上市布局則更早一些。
         2013年上半年,綠色動力總裁喬德衛曾公開表示過,綠色動力在垃圾焚燒發電領域已經展開了19個項目,總投資約70億元。作為重資產、資金密集型的產業,垃圾焚燒行業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項目建設,而對于當時手握多個項目、發展正盛的綠色動力來說,上市同樣是迫在眉睫。
         事實上,有關資金和錢荒的問題,綠色動力早有考慮。這其中,有著豐富財務相關背景的兩位靈魂人物,對綠色動力的成功上市起到關鍵作用。
         2005年后,喬德衛先后歷任綠色動力的財務總監、代總經理、總經理和董事等職務。而在他剛剛進入綠色動力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謀劃企業的上市了。
         2009 年,綠色動力成為北京國資公司100% 的控股公司。經過5年的梳理和蓄力,2010年綠色動力在香港和上海兩個資本市場啟動了上市計劃。這之后,綠色動力開始引進戰投,建立投資管理平臺,引進管理團隊、戰略投資者,形成有效的管控體系。
         但同樣是受到2012年IPO關閘的影響,綠色動力上市之路陷入困局。同年,時任北京國資公司總裁的直軍成為了綠色動力的非執行董事。直軍同樣有著財務背景,目前擔任綠色動力董事長。在這個關鍵時間點直軍的加入,無疑是為綠色動力注入了一劑強心針。
         2012年后,為了減少IPO關閘帶來的不確定性,綠色動力將主要力量集中在了香港資本市場,同時緩步準備在A股的上市計劃,與天楹環保一樣,“兩條腿走路”。
         兩個重要節點上,兩位靈魂人物的加入,為之后綠色動力在資本市場的游刃有余做好了鋪墊。
         2014年6月19日,綠色動力在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交易。募集資金分別用于“泰州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工程項目”、“武漢市青山地區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和“乳山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
         綠色動力首個交易日交投非?;钴S,全日最高股價每股報3.96港元,收市報每股3.77港元,比招股價3.45港元上升約9.3%。全日交投量達2.41億股,總成交約9.07億港元。此前綠色動力發售時H股每股定價是3.45港元,2014年6月18日,綠色動力宣布股份全球發售結果:當日已收到的有效申請比之可供認購的股份總數約為53.1倍,反響相當熱烈。
         借助資本的加持力,綠色動力2014年后繼續加速發展,在“2015年度固廢行業企業評選”中,綠色動力連續第6次登上十大影響力榜單,當年,綠色動力的垃圾焚燒規模已經達到22000噸/日。不僅如此,綠色動力還接連打造了“南惠州北通州”的兩大藍色焚燒項目,成為業內標桿。
         綠色動力成功赴港上市后,A股市場也傳來好消息。2014年3月,國務院工作會議提出“積極穩妥推進股票發行注冊制改革”。當年的兩會后,IPO重新開閘,A股市場長時間處在IPO堰塞湖的狀態得到舒緩。2014年11月19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中明確提出要抓緊出臺股票發行注冊制改革方案,取消股票發行的持續盈利條件,降低小微和創新型企業上市門檻。
         受一系列利好因素的影響,眾多固廢公司在2014年實現了上市意愿。根據E20研究院不完全統計,2014年,包括天楹環保、綠色動力、三峰環境等在內的上市以及擬上市固廢企業就有16家。資本的助推力在2014年后,愈加凸顯。
         2014年之后的幾年,隨著創業板開閘和IPO的加速,A股市場因為散戶多,且資金環境相對封閉,一直處于高估值狀態。企業上市,募集同等規模的資金,對應發行的股份數量更少,對于大股東自身來說可以保留更多股份,維持控制權。在A股市場遞交上市材料企業越來越多。原本在H股甚至美股上市的企業,也想通過私有化回歸A股。
         機會往往眷顧早有準備的人。一早就開啟兩條腿走路的綠色動力,面對國內如火如荼的垃圾焚燒市場,再次抓住A股市場大好的發展機遇,經過四年的籌劃和努力,2018年成功回歸A股,成為當年A股第一個過會的環保企業,也成為我國垃圾焚燒發電行業首家A+H股企業。
         2018年6月,綠色動力在上海主板掛牌上市。通過A股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擬募集資金用于天津寧河縣秸稈焚燒發電項目、天津市寧河縣生物質發電項目、蚌埠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項目以及補充流動資金。
         上市后綠色動力得到國內投資者高度認可,連續17個漲停,最高價達到27.8元。與此同時,它也迎來了更高速的發展階段,截至2019年12月31日,綠色動力在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領域運營項目21個,在建項目8個,籌建項目14個,運營項目垃圾處理能力達19610噸/日,裝機容量383.5MW,項目數量和垃圾處理能力均位居行業前列。在“2019年度固廢行業企業評選”中,綠色動力更是躋身2019年度固廢十大影響力企業榜單的前三甲。
         今年,為上市長跑近7年的三峰環境也于世界環境日當天成功登陸A股市場,這個時間點恰好暗合了三峰環境“為了一個更潔凈的世界”的企業愿景。站在上市新起點,三峰環境這一垃圾焚燒巨頭企業,也將開啟新一輪的征程。
         在這些直接上市的企業之外,2008年回國的龍吉生選擇了與資本攜手:2014年,中信集團中信產業基金入股康恒環境??岛悱h境也借此契機,從焚燒設備系統供應商成功轉型為集投資、建設、運營為一體的全產業鏈固廢處理服務商,業務涵蓋靜脈產業園、垃圾焚燒發電、環境修復、生物質發電等領域??岛悱h境業于2017年首次躋身“中國固廢行業年度十大影響力企業”。
         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傅濤曾經以“愚公移山”做比喻。按其新解:愚公就是企業家,玉皇大帝和另外的天神就是資本,愚公具有移山的理想、行動,方法以及成員和決心之后,主要的還是資本的幫助。
         作為一個重資產行業,垃圾焚燒發電需要資本助力,在資本的助力下,肯定也將續寫續寫更多精彩的故事......
         低價的迷失
         資本的狂歡,給產業帶來的不僅僅是助推的大發展,伴隨而來的還有狂歡后的“一地雞毛”。
         在資本狂歡的幾年里,一個垃圾焚燒項目,往往都有多家垃圾焚燒企業爭搶,甚至多數都是行業龍頭,競爭態勢相當激烈。
         但同樣是在2015年左右,大批企業跨界進入環保領域的案例也大爆發式激增。垃圾焚燒市場的大蛋糕,迅速吸引了伺機轉型、跨界布局環保的一部分企業的關注。其中有很多企業如今已經在環保產業拼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發展道路,占有了地位。如已經連續多年榮登固廢行業十大影響力企業榜單的美欣達,以及如今在環衛領域風生水起的盈峰環境,都是在這個階段,通過布局垃圾焚燒市場,而進入到環保行業的。
         產業內部的瘋狂“搶食”,以及外部力量的強勢進入,讓垃圾焚燒市場的競爭更加白熱化。由此,引發了行業內一系列問題的產生。
         為了快速搶占市場,贏得競爭,很多企業最后祭出了“低價中標”的傳統手段,有些項目的價格之低甚至讓人咋舌。
         2015年12月18日,“2015(第九屆)固廢戰略論壇”在北京成功舉辦。當天上午,E20研究院執行院長、湖南大學兼職教授薛濤在他的主題發言中強調了,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之所以說這是個最壞的時代,是基于行業正面臨的四大挑戰:標準提高、監管趨嚴、信任危機和低價競爭。這其中,低價競爭帶來的挑戰,首當其沖。
         巧合的是,就在發言的當天,浙江紹興某垃圾焚燒項目(規模為2250噸/日,含場外及園區投資約3億元)開標,四家參與投標的企業給出的最新投標報價中,竟然出現了18元的低價,直接讓垃圾焚燒價格跌破20元大關,進入十元階段。
         收到相關線索信息后,E20水網固廢網微信公眾號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當日午夜即對該事件進行了報道,發布《深喉:垃圾焚燒低價擊破20元區間無底線競爭啟動行業自毀模式?》,引起了行業的廣泛關注和熱烈討論。
         這一低價案例,并不是一個突發的個例。事實上,進入2015年以來,垃圾處理領域就接連發生了多起超低價中標事件。
         2015年6月,山東新泰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報價48元/噸;8月,安徽蚌埠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報價26.8元/噸;10月,江蘇高郵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報價26.5元/噸。
         直到2015年12月,浙江紹興項目以18元/噸的報價徹底刷新了行業底線。短短數月間,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的中標價已經從48元/噸驟降至18元/噸,降幅達到62%。
         通過E20研究院整理的垃圾焚燒項目政府補貼的一系列數字,可以看出,垃圾焚燒項目的補貼金額,近20年間,基本是一路走低:1999年上海江橋項目213元/噸,2003年天津雙港項目145元/噸,2009年昆明五華項目90元/噸,2014年長春項目61.3元/噸,2014年益陽項目50元/噸,2015年6月新泰項目48元/噸,2015年8月蚌埠項目26.8元/噸,2015年10月高郵項目26.5元/噸,2015年12月18日,浙江紹興項目最低報價18元/噸。
         中國固廢網對于低價中標甚至是超低價競標的系列報道,引發了行業對這種現象和熱烈反思和強烈批判。不少批評者認為:除了市場競爭以外,企業缺乏自律、政府低價導向、項目稀缺和評標體系不科學也是引發垃圾焚燒發電行業低價競爭的原因。低價同時如果還能達到更高的排放標準,那么應該鼓勵。但事實上,低價競爭無贏家。很多企業的低價已經遠超垃圾焚燒的成本。低價競爭不僅影響盈利能力,有些企業還會鋌而走險以環境為代價維持運營。不存在“零成本高標準的環保技術”,也不要相信“低成本高標準的環保承諾”。
         中國城市建設研究院總工程師徐海云專門撰文認為,企業投資的目的是為了盈利,如果沒有適當的盈利甚至不盈利或者虧損去拿項目,這就是越過了底線。企業之所以敢越過底線,主要原因還是政府的行為缺乏有效的法律制約。企業投資方可以通過很多方法------或者降低質量,或者在工程過程中追加成本等,不僅沒有損失,還可以把損失轉嫁給政府或國有企業等,由于政府過度保護投資者利益,往往投資方有恃無恐。
         中國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研究中心投融資咨詢處處長羅桂連博士在之后發表在中國水網的署名文章中也曾疾呼,“這樣下去,預計再過不久,政府就不用再提供補貼,項目公司反而要給政府交特許經營費了!”
         在這樣的背景下,為了弄清楚垃圾焚燒具體的成本狀況,正本清源,給行業提供價格參考,E20環境平臺聯手畢馬威企業咨詢(中國)有限公司于當年共同推出了《垃圾焚燒發電BOT項目成本測算及分析報告》。報告對行業價格進行了平均性分析,且自由資金的內部收益率在8%的情況下,經過測算合適的垃圾焚燒單位價格應該是在65元/噸。同時,由于行業普遍存在政府拖款的情況,如果將這一因素考慮在內,應該是在68元/噸的價位,企業才能保證收益率在8%。
         報告在“2015固廢戰略論壇”上正式發布后,引起了行業的高度關注,并被各大媒體在相關報道中廣泛引用和傳播。在產業陷入低價競爭怪圈的關鍵時刻,這一報告的理性分析,一定程度上敲醒了盲目擴張的企業,也提示了相關部門“低價競爭”將會帶來的隱患。
         2016年,住建部、發改委、國土資源部、環保部聯合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生活垃圾焚燒處理工作的意見》,首次以明文方式對低價競標現象提出指導性意見?!兑庖姟诽岢?,對于中標價格明顯低于預期的企業要給予重點關注,加大監管頻次。對于中標企業惡意違約或不能履約的情況,依照特許經營合同或相關法律法規,給予嚴厲的經濟懲罰或行政處罰,必要時終止特許經營合同。
         《意見》發布后,杭州錦江(現浙能錦江)、瀚藍環境、首創環境等行業龍頭企業在接受中國固廢網采訪時,都一致認為,部委層面對市場規范化競爭提出指導原則,將很好促進市場良性競爭,惡性低價導致的諸多問題或將有所改善。
         2017年,財政部令87號《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招標投標管理辦法》,明確投標人不能證明其報價合理性的,評標委員會應當將其作為無效投標處理。進一步規范項目報價的合理性。
         2017年兩會期間,E20環境平臺又聯合35家環境企業提出了《關于建立惡性競爭的黑名單解決低價競爭問題的建議》等數份建言?!督ㄗh》認為,惡性競標現象已嚴重影響環保行業的整體利益,建議將競標過程中一味低價、后續存在違約行為或不合理紛爭的企業列入黑名單。
         在政策引導,以及行業平臺、龍頭企業等各個主體的積極推動下,垃圾焚燒市場緩步回歸理性。
         進入2017年下半年,垃圾焚燒項目中標價已經開始回暖,無限趨于理性。E20研究院對2008年-2017年生活垃圾焚燒處理費(平均值)的變化情況進行了梳理,2015年到2017年數值回升明顯:
       1.jpg  有媒體整理過2017年8到10月的垃圾焚燒項目中標價格,基本保持在每噸70元以上的水平。其中,2017年10月,由上??岛悱h境股份有限公司、三河市金橋水業有限責任公司(聯合體)成功中標的三河市靜脈產業園•生活垃圾焚燒發電PPP項目,垃圾處理費中標價已經達到92.6元/噸。
         而根據E20研究院的統計分析,可以發現,2018年的生活垃圾焚燒項目中標價最低值也遠在前兩年之上,維持在30元/噸以上,終于跳出了“十幾元”的怪圈,并且出現了不少70-90元/噸的生活垃圾焚燒處理項目。經歷過“低價競爭”的短暫低迷期,垃圾焚燒行業也走上了成熟、良性的發展之路。
         藍色的救贖
         資本狂飆,讓市場突飛猛進,攻城略地,“蘿卜快了不洗泥”;超低價競爭,讓企業更注重項目的獲取,質量被有意無意地放到了其次。這樣歡愉的代價,就是在大家大干快上、市場一片火熱的同時,民眾的擔心和憂慮繼續不斷積累,然后再次頻繁爆發。
         根據媒體公開報道,2015年在湖北武漢,發生了居民抗議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的事件。2016年4月25日,海南省萬寧市群眾也曾因反對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項目規劃選址到市委市政府表達訴求;8月24日,陜西西安民眾反對藍田縣垃圾焚燒項目;差不多同一時間,湖北仙桃市發生反對垃圾焚燒鄰避事件,因處理不力,湖北仙桃市委書記被免職……
         事實上,這些并不是開始。在一定意義上,可以稱得上是較早一波垃圾焚燒鄰避運動的余波和延續。
         在垃圾焚燒于最初階段快速發展的同時,一些焚燒過程中的二次污染問題就已經暴露在社會面前,備受關注。其中的二噁英污染因媒體報道,開始引發諸多民眾對垃圾焚燒項目的大規模抵制。
         這不是巧合,背后是中國經濟包括垃圾焚燒行業的快速發展,以及人們對于環境要求的日益提高,和社交媒體的廣泛應用的現實。這些不斷爆發的鄰避事件,嚴重地打擊了垃圾焚燒從業者的信心,也很大程度上阻斷了一些重要項目,延滯了是時垃圾焚燒高速發展的步伐。也在告訴垃圾焚燒行業,面對不同的發展階段和外部環境,需要及時調整與民眾的關系以及溝通手段了。
         徐海云是行業專家,在2009年的鄰避運動中曾身處漩渦。因為支持垃圾焚燒,他曾經被人寫信威脅。但他覺得自己行得正,他不是不懼生死,而是更愛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他不但在網上與反焚燒的組織和民眾溝通、辯論,還將自己對于垃圾焚燒的理解寫成萬字長文投給主流媒體希望公開討論。后來文章輾轉在中國固廢網上發出,被轉載到各大論壇、網站,在當時的固廢圈引起轟動。希望大家正確看待垃圾焚燒,徐海云并不是一個人,卻是當時那種環境下敢于站出來表達觀點的行業代表。
         在北京市政府邀請黃小山去日本考察后,黃小山對垃圾焚燒的認識有了些許變化。他不再激烈地反對垃圾焚燒,而是要求更高質量的焚燒,做好二次污染的防控。
         有人說那是雙方的妥協,卻也體現了基于理性溝通所能實現的可能。更重要的是背后體現的政府態度,決定著后來產業發展的走向。
         2010年到2012年間,國家連續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工作意見的通知》(國發【2011】9號)等,明確提出“推廣城市生活垃圾發電技術”,在土地資源緊張、人口密度高的城市要優先采用焚燒處理技術,鼓勵焚燒發電和供熱等資源化利用方式。2012年801號文更是明確了垃圾發電的補貼政策,被譽為生活垃圾焚燒發電行業走向快速發展的里程碑。
         在明確了方向、完善了模式之后,政府又于2014年發文,解決錢的問題,鼓勵社會投資參與社會基礎設施投資建設運營、建立健全PPP模式,鼓勵杜會資本投向垃圾處理項目。
         在遭遇鄰避運動的波折后,這些措施無疑給了垃圾焚燒企業更多的信心和動力,而這時,中國的經濟因為對外開放的加深,也步入黃金發展階段。內外合轍,企業們能做的就是快馬加鞭了。“不少垃圾焚燒廠的選址受到阻止,有些甚至導致焚燒廠選址的流產。”上海環境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顏曉斐表示,“垃圾焚燒的矛盾日益激化。”如何在解決鄰避問題的同時,又能乘上歷史的快車?也成為很多企業發展過程中不得不面對和重點思考的問題。
         綠色動力環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喬德衛2015年接受中國固廢網專訪時表示:“做環保行業,需要有足夠的責任感。老百姓的疑問,其實就是垃圾焚燒企業的目標。做垃圾焚燒發電項目,既需要政府認可,更需要讓百姓放心。”
         面對鄰避效應的痛點,垃圾焚燒行業開始展開自救。2014年,E20環境平臺聯合上海環境衛生工程設計院、上海環境集團、中國城市建設研究院、杭州錦江集團、綠色動力、美欣達集團、深能環保、三峰環境、金州環境等十家行業企業提出了藍色焚燒理念,并在“(第三屆)上海垃圾焚燒論壇”上發表了聯合倡議:“垃圾焚燒產業本質目標是為公眾服務,為公眾創造良好生活環境。老百姓期待的是一個清潔的、高標準的、無害的,甚至提升公眾環境質量的市政公用設施,作為垃圾焚燒行業企業,我們應當為百姓謀福祉,把公眾的夢想作為行業的夢想。堅持高標準,追求近零排放,保證員工的身心健康,實現焚燒信息和廠區運營的全公開,與民眾良性溝通,給公眾安心、放心和信心。”
         不過,在具體的實施中,藍色焚燒仍面臨一定的挑戰,主要是成本限制。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表示:“藍色焚燒的一個重要出發點就是提高政府對垃圾焚燒處理費的支付標準。”
         對于垃圾處理費的支付標準,據報道,在歐洲,垃圾處理費大約是300歐元/年,北京曾經嘗試收取300元/噸的非居民生活垃圾處理費,但收繳率不足40%,收繳成本也接近40%左右。所以,目前大部分地方的垃圾處理費還是公共財政來“背”。在這樣的背景下,讓政府提升垃圾焚燒處理費的標準現實中存在一定難度。但起碼,垃圾焚燒企業,作為一個整體,已經形成了高標準的共識。對于一些更有實力和責任擔當的企業來說,盡可能地提高項目建設標準和運營質量,也是它們保持靠前地位的必須。
         在政策方面,2016年10月22日,國家住建部、發改委、國土部、環保部聯合發文《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生活垃圾焚燒處理工作的意見》,文中首先肯定了生活垃圾焚燒處理的作用,首次提升了生活垃圾焚燒發電的地位(黃線保護范圍),彰顯了國家堅定支持垃圾處理采取焚燒發電的決心。
         垃圾焚燒作為垃圾處理的主流方式成為行業共識,未來前景被一致看好。雖然PPP在水圈引發市場熱潮,但并沒有在垃圾焚燒圈火爆起來。大多垃圾焚燒企業沿著既定的步伐,穩步前行。E20研究院根據十三五規劃推斷,屆時,我國生活垃圾末端處置能力中焚燒將超過填埋處置能力,焚燒和填埋處置能力的占比分別為54%和43%。預測到2025年,焚燒處置能力會進一步提高,達67%左右。
         企業出海記
         國內市場競爭日益激烈,以及低價中標和鄰避事件的雙重夾擊,讓一些更具實力和憂患意識的垃圾焚燒企業放眼國際,開始積極嘗試走出去尋找海外新機遇。而在另一面,隨著早起垃圾焚燒國產化設備的崛起,并日益成熟,以三峰環境、杭州錦江、杭州新世紀能源環保等為首的一批中國企業已經踏上了從引進吸收到國產化并輸出的出海之路。2013年,國家提出的“一帶一路”政策無疑促進了這個進程。乘著政策的春風,垃圾焚燒企業海外并購趨勢愈加明顯,“海淘”逐漸成為風潮。
         2015年對于中國天楹來說,是一個特殊的年份。在這一年,中國天楹成立海外事業部,開拓海外市場,邁出了走向國際的第一步,不僅買斷了比利時WATERLEAU公司Energize®垃圾轉化能源技術,提升了中國天楹在國際市場的知名度,其子公司南通天藍還簽訂了涉及金額9430萬元的《泰國VKE垃圾焚燒發電工程項目設備交鑰匙工程總承包合同》。
         也是在2015年,中國天楹遇到了海外布局的第一個“小挫折”。中國環保企業跨足海外投資垃圾焚燒市場的途徑主要包括銷售設備/技術、投資項目、并購企業等方式。中國天楹也不例外,在收購了技術,投資了海外項目之后,中國天楹將目光瞄準了垃圾焚燒行業的一大并購案——德國 EEW 項目,并成功進入最后一輪。不過,令人遺憾的是中國天楹還是與EEW失之交臂,但是通過本次并購,中國天楹獲得了寶貴的海外并購經驗,整合了海外并購的要素資源,提升了知名度,更是堅定了產業發展的方向,同時明確將海外并購作為中國天楹重要戰略之一。
         經過了2015年的初次嘗試,2016年的中國天楹邁向海外的步子走的越發穩妥。中國天楹成立多個海外合資公司,角逐垃圾焚燒發電項目。2016年9月23日,中國天楹其全資子公司江蘇天楹與TarheTejaratSadid(TTS公司)簽署《合資公司協議》,在伊朗設立合資公司CheshmehNiroTossehSalamat(CNTS合資公司)。經營1個德黑蘭市1600噸/天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2個德黑蘭省1000噸/天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以及3個100萬噸/年建筑垃圾資源化項目;此外,中國天楹在2016年還分別在歐洲布魯塞爾及加拿大首都渥太華設立兩家全資子公司,主要從事垃圾處理相關應用的技術研發、工程設計和海外市場推廣業務,引進世界人才。
         時間轉眼來到了2016年底,中國天楹迎來了海外布局的關鍵一步——落子西班牙ACS旗下的Urbaser公司。Urbaser公司是歐洲具有18年歷史的環保企業,原本屬于西班牙上市公司ACS的資產。作為全球固廢管理領域技術前沿的企業之一,Urbaser在城市固廢綜合管理有27年經驗,其業務遍布西班牙、法國、阿根廷等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
         中國天楹并購Urbaser這一舉措被業內稱為“蛇吞象”,大家普遍不看好中國天楹能成功并購估值接近中國天楹市值,而且營業收入高達百億元,約是中國天楹8倍的Urbaser??扇羰侵袊扉耗艹晒Σ①廢rbaser,那么中國天楹將一躍成為全球城市環境服務行業第四位,實現中國環保企業在世界環保領域的彎道超車。
         為吃下這頭大象,中國天楹在2016年參與了Urbaser的海外競標程序,2016年6月24日,中國天楹與華禹基金共同發起設立華禹并購基金,于2016年9月15日成功通過其海外持股公司Firion與西班牙ACS公司訂立協議,收購Urbaser100%股權;隨后在2017年成立并購基金江蘇德展,通過江蘇徳展及其全資子公司香港楹展、Firion間接持有Urbaser100%股權;歷時兩年,最終在2018年11月,中國天楹收到中國證監會關于核準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的批復,至此,中國天楹收購世界環保巨頭Urbaser已完成全部審批程序,最終在2019年年初,中國天楹正式收購全球環保巨頭Urbaser。
         這次大膽的嘗試給中國天楹帶來了哪些實際好處呢?
         2019年10月底,在并購Urbaser,S.A.U.約一年后,中國天楹曾發布一項業績公告, 中國天楹在2019年前三個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30.67億元,同比增長855.67%,中國天楹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達到14.91億元,增幅為377%。除盈利規模大幅度提升以外,中國天楹還表示這次成功收購讓中國天楹業務量呈現“井噴”式增長,借助Urbaser遍布全球的長期政府特許經營業務,中國天楹將業務布局觸角順利延伸入歐洲和美洲市場。
         在項目方面,據中國天楹已發布的公告顯示,Urbaser,S.A.U.為中國天楹帶來了不少項目,例如,今年2月,Urbaser,S.A.U.中標西班牙埃斯特雷馬杜拉自治區多個區域的固廢處理廠綜合運營維護以及固廢運輸項目,中標金額998.98萬歐元/年,服務期限15年,合計金額為1.50億歐元;今年5月,UrbaserS.A.U.作為聯合體,成為法國波城ValorBéarn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的中標單位,合同總額2.26億歐元,合同期限20年。
         除此之外,在全球其它地區,從2017年至今,中國天楹在海外市場連續中標新加坡大士300噸/天垃圾焚燒發電項目、越南河內4000噸/天垃圾焚燒發電項目、越南富壽省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等海外項目,走出去的腳步不曾停止。
         天楹作為代表,中國垃圾焚燒的海外陣營,自然少不了那些早已績點滿身的行業先行企業。
         三峰環境作為中國垃圾焚燒國產化企業代表,早在21世紀初,成功引進德國馬丁的垃圾焚燒發電技術,在對其吸收、學習、合并的基礎上,進行國產化研發。后三峰自主設計和生產的焚燒爐以及滲濾液膜處理裝備成功返銷德國,“三峰造”裝備得到了歐美發達國家市場認可。截至2020年3月,其技術和設備已經應用在美國、印度、埃塞俄比亞、泰國、越南、巴西等八個海外國家。
         杭州新世紀能源環保則在2011年因為印度尼西亞的EPC項目開始走出國門,至今已在印尼、泰國、印度等國實現了拓展。
         2016年開始,光大國際全面啟動國際化。當年以約1.23億歐元收購波蘭較大的固廢處理公司NOVAGO,首度涉足歐洲的固廢處理行業。同年成功收獲越南河內和芹苴市垃圾發電項目,正式進軍東南亞市場。至今,光大國際的業務在一帶一路沿線越南、德國、波蘭等國家已落實多個項目。
         2017年,錦江環境錦江環境收購全附屬公司EcogreenEnergy,隨后收獲印度勒克瑙、瓜廖爾及古爾岡3個項目,成功打入印度垃圾焚燒市場,邁出了海外布局堅實的第一步。隨后先后巴西、印尼等國市場。
         在進軍海外的過程中,康恒環境尚算新兵,但起點挺高。2019年3月25日下午,康恒環境與中投公司、法國國家投資銀行、法國Quadran公司簽訂《可再生能源開發平臺共建合作協議》。該平臺旨在于推動組合式國際新能源項目的發展,包括垃圾焚燒發電、太陽能以及風能發電項目。四方平臺將致力于全球,尤其是中法第三方市場中的垃圾發電及其他新能源項目的開發、運營,目前已鎖定20億歐元的首批投資項目。從全產業鏈到全球化,康恒環境“創造更潔凈更友好的生活環境”的使命,即將在全球范圍內展開實踐。
         未來:后垃圾分類時代
         在資本的助力下,垃圾焚燒市場快速發展。同時,一場基于垃圾分類的運動也正在影響著垃圾焚燒的市場格局。
         2000年,住建部開始在北上廣深等8個城市進行的生活垃圾分類收集試點工,成效差強人意。2017年,國家發改委、住建部發布《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發布,要求在全國46個城市先行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從鼓勵轉為強制,被譽為中國垃圾強制分類時代來臨。2018年11月16日,習近平主席視察上海虹口區市民驛站時提出:垃圾分類就是新時尚。再以此引發國家和社會對垃圾分類工作的重視。2019年起,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啟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2019年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開始實施,在進行20多年倡導工作后,率先將垃圾分類納入法治框架。中國垃圾強制分類真正進入執行階段。
         垃圾分類是整個垃圾處理鏈條的前端,與收運一起,直接決定著后端處理的機會。對垃圾分類的強化,整體上會減少末端垃圾焚燒的處理總量,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有機垃圾分類處理和對資源化更進一步的重視。面臨挑戰,更多的垃圾焚燒選擇了向環衛、餐廚垃圾處理等產業鏈和產業園模式延伸,并加強了與民眾的溝通,一個新的時代正在到來。
         從2003年市場化開始,到2017年的資本時代巔峰,垃圾焚燒走過了將近15年的歷程。很多企業在發展的歷練中成長,也對市場的變化有了更多的先知先覺。
         2007年,美欣達集團出資組建浙江旺能環保股份有限公司,主營城市垃圾焚燒發電、固體廢棄資源綜合利用、污泥處置等業務,2008年投資興建第一個垃圾焚燒發電項目。截至2019年11月5日,旺能環境已在浙江省、廣東省、福建省、河南省、四川省、安徽省、湖北省、廣西省和貴州省等9個省投資、建設、運營32個垃圾焚燒發電廠,4個垃圾中轉站,總設計處理規模近2.5萬噸每日,2014起連續入選“中國固廢行業年度十大影響力企業”。
         垃圾焚燒市場雖然發展迅猛,但不能有效掌控收運鏈條,總會有一種等米下鍋的被動。很多餐廚垃圾企業“吃不飽”的案例就是因為這個鏈條出了問題。隨著環衛市場逐步放開,很多垃圾焚燒企業已經考慮從垃圾處理處置末端入手,將收集、運輸、保潔、末端處理這一完整的產業鏈條連接起來并挖掘其市場價值。同時,隨著垃圾焚燒市場競爭日益激烈,不少企業也在垃圾焚燒的基礎上,向餐廚垃圾、污泥、危險廢物等橫向業務領域拓展,其中循環經濟園成為橫向一體化拓展的高端產品。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在“2015(第九屆)固廢戰略論壇”上介紹:根據E20環境平臺統計,推動企業橫向一體化發展的固廢市場年度十大影響力企業在明顯增加,十大影響力企業中已有8家開展了橫向發展計劃。
       1.jpg2.jpg垃圾焚燒企業產業產業鏈上下游和橫向拓展示意圖
         旺能環保也是這種轉變的實踐者。2015年之前,為解決縣鎮垃圾量過小無法采用焚燒方式就地解決的難題,比如在河南許昌,它就承擔了許昌所轄的縣級市和其他縣城以及各所屬各鎮垃圾的收集、收運工作。在將收運服務網絡延伸到各鎮之余,旺能還實現將建筑垃圾和塑料金屬等城市礦產價值的垃圾回收利用,分選的垃圾被壓縮后集中焚燒。2015年,旺能環保在舟山海島上投資建設循化經濟園,包括危廢填埋廠、垃圾焚燒廠和餐廚處理廠,打造了全固廢管理湖州模式:以末端推前端,打造“源頭→環衛基地→靜脈產業園”的“三級”網絡體系,實現市縣鄉鎮以及農村的固廢管理全網絡體系覆蓋。2018年6月15日,由中國環境衛生協會餐廚垃圾專委會主辦,浙江美欣達、寧波開誠生態、E20環境平臺支持的“餐廚+廚余+智能化管控綜合利用”湖州餐廚垃圾處理項目現場交流會在湖州召開,其技術創新和模式創新得到了當地政府、行業人士的高度肯定。
         在環保固廢產業方面,美欣達(旺能環保)目前已經搭建起了“7+1+N”產業布局,其中“7”為生活垃圾焚燒發電、農業廢棄物處置、工業危廢處置、環衛一體化(垃圾分類)、餐廚垃圾處置、汽車拆解等循環利用、清潔能源(熱電聯產)的固廢產業鏈,并越來越重視對于產業前端垃圾分類等工作的參與。
         旗下美欣達欣環衛科技有限公司,以環衛一體化為主營業務,打造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的管理體系,已在浙江、河南、湖北等地擁有環衛長期特許經營權項目7個,總合同金額近200億元,在湖州織里建成全國首個集垃圾中轉站、資源化中心、維保中心、教育中心、信息化中心為一體的環衛基地。
         作為固廢領域年度十大影響力企業,美欣達的選擇基本上代表了一眾垃圾焚燒企業的選擇。如桑德在清華啟迪系入主后,把業務重心轉向了環衛領域,大力拓展縣域環衛市場,并積極探索智慧環衛的深入應用;我國央企;里以環保為主業的中國節能環保公司旗下中國環境保護公司以原有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為主體依托,充分發揮在餐廚垃圾處理、污泥處理、醫療廢物處理等方面的經驗和優勢,不斷推進城市固體廢物協同處置的市場開發模式,打造城市級的固體廢物環保產業園區等。
         步入后垃圾分類時代,在這種基于自身業務的拓展之外,與民眾的關系,以及溝通互動方式的調整,也成為垃圾焚燒市場一個重要的變化。
         2017年年初,環境部開始組織在垃圾焚燒發電行業開展“裝、樹、聯”,(所謂“裝、樹、聯”,就是所有垃圾焚燒企業都要安裝污染源監控設備,實時監測污染物的排放情況;都要在顯著位置設立顯示屏,將污染排放數據實時公開;企業的自動監控系統都要與環保部門聯網),以全面提升垃圾焚燒發電行業的環境管理整體水平,增進“政企民”之間互信,破解鄰避效應。
         事實上,很多富于遠見的企業在更早時間已經在信息公開和民眾溝通這塊做了很多功課。
         也許是基于央企的出身,上文提到的中國環境保護公司一直以來就高度重視對公眾的信息公開化,所屬項目煙氣排放數據均實現了與當地環保局監控中心聯網,煙氣監測數據處于全天候雙在線監管之中。2016年,公司組織和參與了多次讓公眾走進垃圾焚燒廠的參觀活動,承接各類環保宣教活動1000余項,接待社會人士和各類學生團體30000 余人次,2014年、2015年社會責任報告連續兩年被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責任研究中心評為五星級報告。
         瀚藍環境還叫南海發展的時候,“南海模式”以有效解決鄰避問題而聞名全國。瀚藍環境總裁金鐸在“2016年(第十屆)固廢戰略論壇”上曾深入分享過她對于這個模式的理解。“共生”是她使用的關鍵詞,也是未來產業發展的方向。她認為,在市場發展加速,監管趨嚴會成為趨勢,應鼓勵采用整個固廢處理行業的全產業鏈式的生態化的產業園模式。過去十年,固廢行業屬于粗放型的發展,只關注企業利益的一些發展,然而在新的形勢下,要從原來的鄰避逐漸要發展到鄰利。要做到產業、資本和社區共生------通過產業共生,以專業的力量提升項目建設和運營質量;以資本共生,在橫向把產業鏈做大、縱向做深;通過開放的監管、陽光的運營、有效的環??破招麄骱徒逃?、構建“鄰利型”服務設施以及社區合作,實現社區共生。
       1.jpg  前文曾提到過的杭州余杭區的九峰垃圾焚燒項目,2014年選址公示時發生了規模性群體事件,導致項目一度猝停。后來光大國際接手九峰項目,秉持群眾立場,采取了一系列舉措:充分明確并響應群眾訴求、信守市里領導對民眾的承諾,圍繞周邊社區、村、組開展定期會晤、定期交流,對群眾關心的問題逐條梳理、共同協商、逐條解決,拉近了與群眾的感情,取得了民眾信任;推動政府出臺一系列惠民政策、建立生態補償機制、提供產業發展空間指標;切實落實生態環境部關于好“裝”“樹”“聯”工作的要求,做好村企共建。曬出指標隨時接受監督,項目煙氣排放指標等環保數據按小時均值在線公布。提升技術和運營能力,練好內功……一系列的做法最終收獲了民眾、政府和企業三方的滿意。光大國際的杭州九峰項目也成為國內成功破解“鄰避效應”,實現原址重啟建設的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典范。
         為進一步提升品質,2015年8月光大國際開始部署環境信息披露“四步走”計劃,在公開各運營項目里群眾關注的排放檢測數據;2015年9月10日起,按月公布各運營項目煙氣、滲濾液、爐渣各項目指標的每月監測值,以及飛灰穩定化后的檢測結果,2016年5月11日起,在按月基礎上,又按日公布各指標的日監測值。2017年,實現按小時均值披露煙氣在線監測指標值。2018年,光大國際率先向社會公開77個環保設施,向公眾開放現場觀摩活動,接受民眾監督?,F任光大國際行政總裁王天義介紹,在項目建設與管理過程中,光大國際始終堅持“四個經得起”——經得起看(花園式環境)、經得起聞(沒有異味)、經得起聽(沒有噪音)、經得起測(嚴格檢測達標排放),通過這種開放,眼見為實,變民眾對環保知識的不了解為了解,變民眾對政府和企業的不信任為信任,變鄰避為鄰利,把“閑人免進”的環保封閉場所變為向市民開放的城市客廳。而開放是最好的“潤滑劑“和“化解劑”。
         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傅濤博士在“2019 (第十三屆)固廢戰略論壇”上曾對垃圾焚燒市場的變化進行了專題發言。他認為,十九大以前,院士的報告、科學檢測、檢測數據一直被認定是檢測二噁英是否超標的標準。十九大以后,老百姓的鼻子是檢驗二噁英的唯一標準。老百姓是否滿意、是否高興、是否認為沒有污染,是環保工作達不達標的唯一標準。人民不同于科學家、院士,不太懂環保環衛,人民就是以感知來判斷,固廢行業必須要面對非科學的、感情的因素對自身所有的考驗。排放標準的提高與嚴監管、垃圾分類新時尚、鄰避效應等等,都是從以人民感知出發而產生出來的,未來也會是一個常態。
         對垃圾焚燒領域來說,光大證券分析師認為,垃圾分類有利于垃圾焚燒類企業,可提高垃圾焚燒的熱值,有助于項目的效能提升。他認為在垃圾分類后焚燒,可以提高熱值幅度為30-40%;按照0.4元/千瓦時的上網電價計算,在廚余垃圾全部分離后,噸垃圾發電量提升帶來的營業收入增量約為15-20元/噸。同時垃圾分類也可以更有效控制二噁英的釋放。如果垃圾焚燒業務效能將持續提升,垃圾焚燒業績或也將伴隨著垃圾分類制度的推行而進一步提高。
         傅濤介紹,一直以來,垃圾焚燒持續領跑固廢產業,未來,固廢市場的重心也將會從單點發展到多點共榮,環衛、填埋場修復、有機垃圾處理等,都迎來了新的機會。垃圾分類將徹底改變固廢行業的價值鏈,讓垃圾從混合處理走向分類處理,現在部分城市正在推進系統化管控。比如E20環境平臺為太原提供戰略咨詢服務時,嘗試把廢物處理協同跨到了農業、園林、礦山修復以及其它行業。固廢資產拉動為主導的時代正在過去,服務業時代正在到來,固廢產業最終會進入服務業。
         結語
         從初期國產化突圍到在政策和市場的推動下,一路突進,中國的垃圾焚燒以自主創新迎來了市場的繁榮。根據E20 研究院分析,隨著越來越多的垃圾填埋場面臨封場,未來垃圾填埋將主要作為應急手段,垃圾焚燒將成為真正的主流路線。從歷年新增生活垃圾焚燒項目釋放來看,2019年垃圾焚燒項目投運達到了市場的高峰。但同時,垃圾焚燒也正面臨多面夾擊:一邊是標準日趨嚴格,民眾更加關注,一邊是垃圾分類等形式沖擊,源頭減量讓后端面臨更大壓力,而在另一邊,垃圾焚燒補貼退坡的趨勢越來越不可避免。如何在這樣的多重壓力下,實現更高標準更高質量的建設運營,如何更好地做到變鄰避為鄰利,也將是垃圾焚燒企業面臨的主要難題和重大挑戰。如傅濤所言,在“兩山”新時代,垃圾焚燒企業需要更多的模式創新和技術創新,從人民的利益出發,不忘初心。E20環境平臺也將繼續陪伴企業們一起,做好政府、企業和公眾溝通的溝通平臺和發展助推器。(注:本文對原文略有刪減)
         原標題:垃圾焚燒二十年(下篇):資本狂飆與后垃圾分類時代
      黄色视频网站

    3. <ol id="hqwwg"><strike id="hqwwg"><optgroup id="hqwwg"></optgroup></strike></ol>
    4. <menu id="hqwwg"><rp id="hqwwg"></rp></menu>
      1. <menu id="hqwwg"><th id="hqwwg"></th></menu>

        <video id="hqwwg"><td id="hqwwg"></td></video><table id="hqwwg"><ins id="hqwwg"></ins></table><table id="hqwwg"><td id="hqwwg"><li id="hqwwg"></li></td></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