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l id="hqwwg"><strike id="hqwwg"><optgroup id="hqwwg"></optgroup></strike></ol>
  • <menu id="hqwwg"><rp id="hqwwg"></rp></menu>
    1. <menu id="hqwwg"><th id="hqwwg"></th></menu>

      <video id="hqwwg"><td id="hqwwg"></td></video><table id="hqwwg"><ins id="hqwwg"></ins></table><table id="hqwwg"><td id="hqwwg"><li id="hqwwg"></li></td></table>

    2. 廈門廢品回收電話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作者:廢品回收 2021-01-30 12:00:24
        伴隨去年垃圾分類轟轟烈烈的展開,各地餐廚垃圾項目加速釋放,行業迎來第二春。但與此同時,熱鬧背后,餐廚垃圾叫好不叫座,賺不到錢的聲音也一直在業界流傳。尤其是今年以來,餐廚垃圾三大老牌企業或“賣身國企”,或破產清算(北控系收購十方、深高速收購藍德、江蘇潔凈破產拍賣),進一步加劇了這種印象。   一時間,行業如冰火兩重天,讓人如霧里看花。
         由于缺乏穩定運營餐廚項目的公開審計數據,餐廚垃圾項目到底是否賺錢,似乎一直就是一個謎。而幾大企業的并購交易方案及相關年報披露則為我們提供了一手數據,去窺探餐廚垃圾項目的真實盈利能力。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1. 十方環能:拿下山東較優項目,毛利27%,標桿項目凈利破1000萬,凈利19%
         今年5月,北控旗下的金宇車城3.93億收購十方環能86.34%股權。從整體來看,2019年山東十方營收突破2億,凈利3106萬,同時現金流量較好,17-19年度平均年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6000余萬,為凈利潤的2.33倍。2019年資產負債率也僅為30%,遠低于一般環保企業??梢哉f,無論是盈利指標,還是償債能力和現金流,十方均表現不俗!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具體到餐廚垃圾業務而言,十方拿下了山東省三大項目地:濟南、青島、煙臺。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總的來看,2019年公司三個餐廚垃圾項目運營收入8575萬元,毛利27%。除煙臺項目17-18年凈利潤為負外,三大項目利潤表現不錯,尤其是19年度公司濟南餐廚項目營收達到5400萬,凈利潤更是突破1000萬,凈利率達到19%。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1.1.怎么賺錢:處置費+粗油脂貢獻90%營收,沼氣燃氣化貢獻10%   拆分來看,三大項目的主要收入來源均為餐廚垃圾處置費+粗油脂銷售+沼氣精制燃氣銷售三大塊,對應價格如下: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根據三大項目實際處理情況,同時考慮各項目保底情況,測算結果如下:   1)濟南十方項目中,以2019年度為例,剔除滲濾液代收代支的影響,政府的收運+處置費占比55%,粗油脂收入占比35%,二者合計貢獻濟南餐廚項目的90%收入來源。從歷年角度來看,粗油脂銷售收入正扮演越來越重要的地位。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2)而在青島項目中,2019年度政府處置費收入貢獻41%,粗油脂收入貢獻達到39%,精制燃氣占比21%。相比濟南項目,青島項目油脂銷售及燃氣收入占比增加,這主要得益于青島作為典型旅游城市,青島餐廚垃圾的提油率(3.67%)也明顯高于濟南,同時青島噸垃圾沼氣產量達89方/噸,顯著高于濟南的50方/噸。注:沼氣精制燃氣銷量=沼氣產量 x 天然氣精制率(0.5) x 銷售比例(72%)。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2018 年度收入及凈利降低,主要是因為當年青島粗油脂價格降低,同時受青島 2018 年上合組織峰會的影響,限制天然氣運輸車輛使用,導致燃氣銷售量大幅下降。
         3)在煙臺項目中,政府處置費占比45%,粗油脂銷售占比36%,精制燃氣銷售占比19%。這主要是由于煙臺項目實際處置量低于政府保底量,因而實際處置產生的粗油脂及燃氣銷售較低,而政府依據保底量付出的處置費占比較高。
         2019 年度煙臺項目收入及凈利潤大幅提高,則主要得益于廢油脂提取提高,2019 年度月工業用油脂銷量達 1,760 噸,較 2018年增長 44%。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由上可見,餐廚垃圾項目中,主要收入來源為政府的收運+處置費以及粗油脂銷售費,二者合計貢獻餐廚項目收入的80-90%,而一直以來與餐廚資源化近乎劃上等號的沼氣僅貢獻不到10%的營收,而這還是建立在十方將沼氣轉化為精制燃氣,保障了天然氣銷售的前提下。一般規模較小的項目,沼氣產量少,即使沼氣量足夠,沼氣發電還面臨著補貼電價難以到位的困境。
         同時值得一提的是,通過對比上述餐廚垃圾實際收運結果與公司保底量條款的設置可見(濟南項目未設置保底量,青島項目第二年開始設置90%保底量,煙臺項目逐年設置保底),十方團隊對當地的監管及收運體系掌握透徹,做到了該設的設,不需設的不設,最大程度的維護了公司利益及地方關系。
         注:上述項目的測算收入與實際收入均有一定差別,主要由政府補貼收入、含油率、粗油脂價格的差別等導致。
         1.2.控成本:政府補助+自供設備助力,沼渣銷售團隊撤銷
         從成本端來看,十方三個項目總投資4.75億,噸投資費用約60萬元,按照25年運營期攤銷,平均每年攤銷成本達1899萬元/年,大量的固定投資折舊成為運營的主要成本。伴隨19年餐廚垃圾收運量的極大提升,公司固定資產單位使用成本得以下降。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而受益于發改委的餐廚垃圾“百城試點”方案,部分試點城市獲得了豐厚的補貼,從而在運營早期極大降低了餐廚垃圾項目成本。以濟南十方項目為例,項目總投資2.3億,其中政府補貼即獲得4729萬元(其中一期試點城市補助預撥1209+驗收通過2400=3609萬元,地方相應專項資金1120萬元),直接抵扣掉每年189萬元的攤銷成本,從而在早期較大程度保證了盈利能力。而與之對比的是,煙臺項目由于不是發改委百城試點,即沒有收入補貼,從而削弱了盈利能力。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同時值得一提的是,三個項目的核心裝備(厭氧系統,預處理系統等)均由十方自主提供,2017-19年度,公司設備銷售收入分別為 2778 萬、 5577萬和2074 萬,自產裝備占項目總投資37%。盡管公司餐廚裝備業務盈利數據并未考慮自產裝備銷售利潤貢獻,但從整體上也大幅降低了公司餐廚業務的成本,增強了盈利能力。
         而在變動成本中,十方的餐廚運營成本以滲濾液處理、動力及運輸費為主。而作為餐廚垃圾發起的重點初衷:實現有機質的循環利用,餐廚垃圾的沼渣一直以來并未能實現資源化利用。盡管在2017 年公司還設置了專門的沼肥推廣應用團隊, 但次年即裁撤,而花錢將沼渣送入填埋場或焚燒廠。盡管處置費占比較低,但如果考慮原本計劃的盈利點反而成為企業成本支出項,則尤需關注。
         2. 維爾利:強收運+12%粗油脂提取,常州半年凈利超900萬,紹興虧損
         作為二級市場濕垃圾的標準概念股,維爾利這一年表現不俗。從 2013 年至今共中標 15個規模在150t/d 以上的餐廚廚余項目,2019 年公司餐廚垃圾訂單額迅猛達到 7.7 億元。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而撐起維爾利濕垃圾版圖的正是公司12年啟動打造的常州維爾利餐廚垃圾標桿項目。   作為第二批試點城市項目,常州市餐廚廢棄物綜合處置一期設計產能為餐廚垃圾200噸/天,廢油脂20噸/天,收運+處置價239.5元/噸。該項目于 2016 年建設完畢,2017 年運營。
         項目運營初始,客戶積累少,處理能力不飽和,同時,項目投資額由原先計劃的1.37億總投變更為1.92億總投,大幅超概算,導致攤銷成本較高。據維爾利《創業板公開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券募集說明書》,2017 年常州餐廚項目處于虧損狀態。到 2018 年,項目才實現盈利 671萬元,毛利率增長至 9.9%。2019 年 1-6 月,常州餐廚項目實現盈利 920萬元,項目毛利率增長至 25%。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注:19年度粗油脂銷售收入及凈利潤數據為測算數據。
         常州項目的盈利,一方面依賴于地方政府及維爾利在當地收運工作的顯著進步,公司餐廚垃圾收運量從17年的吃不飽到2019年日處理量平均達263噸/天,以至于公司在2019年底啟動了再造一個常州項目(即常州市餐廚廢棄物物一期工程擴建項目,設計產能同一期,建成后達到440噸/天)。
         另一方面,盈利點在于公司粗油脂收集的大幅提高。由于常州項目收入以前年度未將油脂銷售收入統計至 BOT 收入,2019年度首次納入油脂銷售,因而可由此推算出19年常州項目粗油脂銷售情況。按照常州項目2019年日處理260t/d、油脂不含稅價3596元/噸計算,19年度常州項目油脂營收3912萬元,對應粗油脂近30噸/d,對應油脂提取率達12%。
         顯然,這大幅高于一般傳統餐廚垃圾3%的提油率,可見項目有額外收運廢油脂,從而將廢油脂打造為常州項目利潤的主要來源(占比66%)。從常州項目廢油脂處理能力40噸/d來看,這應該是在公司一開始的計劃范圍之內!
         與之對比的是,公司16年中標的紹興餐廚垃圾處理廠項目(200噸餐廚+200噸廚余),盡管餐廚收運處置價較高(286 元/噸),同時在19年獲得了浙江省發改委關于紹興維爾利餐廚垃圾發電項目上網電價的批復(0.66元/度),但由于并不包含廢油脂及早期吃不飽問題,其19年仍虧損約75萬元(據少數股東損益測算)。
         總的來看,常州維爾利餐廚公司作為維爾利負責旗下所有餐廚特許經營項目的建設運營,包括常州餐廚項目、紹興餐廚項目、臺州福星維爾利、桐廬餐廚等,其2018年營收總計9311萬元,凈利潤556萬元,可見其濕垃圾業務整體已處于盈利階段。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同十方一樣,公司在政府補助和設備自給上均有效降低了公司的投資成本,從而提高了盈利能力。例如常州項目作為第二批試點城市項目,獲得發改委補貼2256萬元,紹興項目作為第五批試點城市項目,獲得發改委補貼1243萬元。
         3. 偉明環保:與垃圾焚燒協同處置,毛利高達56%,還可單一來源采購
         作為垃圾焚燒的企業,截至2019年底偉明環保垃圾焚燒運營項目20個,處理規模1.55 萬噸/日,在手垃圾處理產能規模達 3.3 萬噸/日。
         基于垃圾焚燒廠優勢,開展生活垃圾焚燒廠協同處理餐廚垃圾等其他固廢的戰略布局從15年開始即開始正式啟動。
         尤其是自去年垃圾分類政策推廣,公司顯著加速了餐廚垃圾的布局。僅2019年公司新增江山、武義、樂清和永嘉等5個餐廚垃圾收運和處理等項目,新增總規模375 噸/日。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截至目前,公司共有3個項目運營,4個項目在建??梢钥匆?,公司餐廚項目基本均與自身垃圾焚燒廠向匹配,通過與焚燒廠在廠房、蒸汽、臭氣、滲濾液處理及沼渣兜底處置等方面實現設備共享與協同,公司餐廚垃圾項目可有效降低成本,提高項目盈利能力。
         2019年公司溫州餐廚項目、瑞安餐廚項目投入正式運營,永康餐廚項目投入試運行,公司合計處理餐廚垃圾 17.48 萬噸(479噸/天),比去年同期增長 66%。餐廚垃圾收入5025萬元,單位收入288元/噸,餐廚垃圾業務毛利達56%!
         與偉明類似,近年來不少垃圾焚燒龍頭企業均紛紛借助焚燒廠優勢進軍餐廚垃圾業務,包括光大、旺能、瀚藍、啟迪等,此處不再一一列舉。
         除了運營上的成本優勢,近年來還有不少企業以焚燒廠的優勢與政府簽訂餐廚垃圾/廚余垃圾項目單一來源采購協議,極大地增強了獲取項目的競爭力。據E20統計,今年上半年餐廚/廚余項目共計成交39個,焚燒領域企業業績突出,前5家企業光大國際、綠色動力、中國環保、深能環保、偉明環保拿了40%的項目數量。
         4. 啟迪環境:4個運行項目吃不飽而虧損
         作為餐廚垃圾領域的龍頭企業,啟迪目前擁有17個餐廚項目,總處理餐廚垃圾規模近3000噸/天。
         在餐廚垃圾處理方面,啟迪的部分項目除了前述的垃圾焚燒廠協同優勢外,公司的高壓擠壓預處理技術也在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方面發揮了不小作用。但即使如此,2019年公司仍有4個運營項目均由于沒吃飽等原因而處于虧損狀態??梢娂词过堫^企業,項目是否盈利仍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項目情況本身。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5. 藍德環保:18年虧損,試運營漸入正軌+深高速入股推動在建落地,盈利有望改善
         作為有機垃圾的先驅,藍德環保目前擁有有機垃圾處理 BOT/PPP 項目共 16 個,其中投運項目 2 個,試運營5 個,在建 6 個,籌建 1 個,中標項目 2個,總規模超3000 噸/日,公司100%權益經評估的價值為人民幣 7.75億元。
         或許受試運營項目拖累,公司2018年總收入1.82億元,虧損約5795萬元。據2019 年8月31日的評估報告,公司營收1.1億,凈利潤-7620萬元。
         盡管今年受疫情影響,餐廚垃圾收運量下降,但伴隨垃圾分類的全面推廣,公司5個試運營項目將全面鋪開,逐步步入正軌。
         此外,相比一般餐廚民營企業主攻工程和設備路線,藍德環保則在15年掛牌新三板之后,選擇了重資產路線,因而公司負債較高,18年負債率為71%。顯然,對于沒有資本優勢的民營企業,早期選擇這條路線將較為艱難。但伴隨今年1月深高速的入局,藍德環保6個在建項目將直接受益,資金壓力將直接得到改善,從而推動項目投產落地。例如深高速發行的2020年公司債券中,7.6億即將用于還藍德環保的貸款。
         由此,大量投運項目步入正軌+大量在建項目的建成投產,將對推動公司盈利面改善帶來直接助力。

      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注:2020 年 1 月深高速與藍德簽署協議,將以5.06 元/股的價格受讓及認購藍德合計不超過 1.6 億股股份,投資總額不超過 8.09億元,截至 3 月底,公司持藍德53.21%股份。事實上,早在19 年 10月,做躺贏生意的深高速就開始跨界切入餐廚領域,與業內有機垃圾的另一大龍頭公司朗坤環境及中能建組成的聯合體中標深圳市光明環境園PPP項目,該項目包括1000 t/d餐廚垃圾(一期400t/d)及100t/d大件垃圾+100t/d綠化垃圾。其中餐廚垃圾處理中標價達383.6元/噸,特許經營期 10 年,公司將持有該項目公司 65%股權。
         6. 艾爾旺:走設備及技術服務路線,凈利3742萬元
         嚴格的說,做工程的安陽艾爾旺并不在本文討論范圍之列,但相比很多餐廚投資運營項目叫好不叫座,走了民企傳統的工程技術服務路線的安陽艾爾旺卻實打實的將錢掙進了口袋里。
         憑借其核心的AAe 厭氧反應器、干式無壓儲氣柜、高溫滅菌熱解系統,艾爾旺拿下了眾多餐廚垃圾項目的設備及技術服務,包括旺能環境的麗水、安吉、洛陽等地餐廚項目,啟迪環境的拉薩餐廚項目等。
         即使2017 年底被精細化工上市公司雅本化學收購,艾爾旺的對賭承諾也是強調2017 年實現工程技術服務業務凈利潤不低于2600萬元,不含運營類業務利潤約 900 萬元。
         2019年艾爾旺凈利潤為3742萬元,真香!
         7. 結語:賺錢的都是相似的,虧錢的各有各的坑,未來的地溝油爭奪戰
         由上可見,餐廚項目是否賺錢,不能一概而論,需分企業,分項目具體情況,分當前所處階段而論,例如早期收運量少,盈利較差,但可占坑等后期盈利改善。套用托爾斯泰那句名言,對于餐廚垃圾項目而言,賺錢的都是相似的,虧錢的卻各有各的坑。
         企業投資運營一個餐廚項目,需充分考慮自身情況及各種影響因素,包括是否有焚燒廠、餐廚垃圾項目區位、規模、收運量、收運處置費、是否包含額外廢油脂、沼氣利用模式及政策、以及項目邊界條件等。
         而在眾多影響因素中,廢油脂收入作為影響項目盈利的一項關鍵因素,其收取量卻一直面臨較大的不確定性,可能存在與項目設計時出現較大偏差。尤其是近年來地溝油終端處置產業(生物柴油產業)的興起,一定程度上反而加劇了餐廚垃圾地溝油收運的難度。
         原標題:數據實錘:餐廚垃圾到底賺錢不?!
      黄色视频网站

    3. <ol id="hqwwg"><strike id="hqwwg"><optgroup id="hqwwg"></optgroup></strike></ol>
    4. <menu id="hqwwg"><rp id="hqwwg"></rp></menu>
      1. <menu id="hqwwg"><th id="hqwwg"></th></menu>

        <video id="hqwwg"><td id="hqwwg"></td></video><table id="hqwwg"><ins id="hqwwg"></ins></table><table id="hqwwg"><td id="hqwwg"><li id="hqwwg"></li></td></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