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l id="hqwwg"><strike id="hqwwg"><optgroup id="hqwwg"></optgroup></strike></ol>
  • <menu id="hqwwg"><rp id="hqwwg"></rp></menu>
    1. <menu id="hqwwg"><th id="hqwwg"></th></menu>

      <video id="hqwwg"><td id="hqwwg"></td></video><table id="hqwwg"><ins id="hqwwg"></ins></table><table id="hqwwg"><td id="hqwwg"><li id="hqwwg"></li></td></table>

    2. 廈門廢品回收電話

      垃圾分類,有機垃圾的風口?

      作者:廢品回收 2021-03-05 10:00:12
        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長傅濤曾在《中國環境產業》說過:縱觀數十年的發展與升級,環境產業就像一個偉大的傳奇。公認有極大的前景,卻從來沒有真正壯大。如供水、城鎮污水、污泥等等不同的細分領域,在產業大勢的沉浮之中,也都有著自己獨特邏輯和發展故事。E20環境平臺特別挑選部分領域,結合產業脈絡,講述領域發展以及代表企業的故事,透視產業規律。本期特別刊發有機垃圾產業市場領域觀察,供大家參考。
           垃圾分類的洪流助推
         2017年,國家出臺文件,將在46個城市先行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被媒體稱為:中國進入垃圾分類“強制時代”。尤其隨著2019年上海強制垃圾分類措施啟動,以及中央數次對垃圾分類的強調,垃圾分類開始在中國如火如荼。
         與垃圾分類相應的,是末端的處理處置,配合前端餐廚和廚余垃圾的單獨收集,一批以餐廚廚余垃圾為主的有機垃圾處理項目紛紛立項、建設、啟動。這些項目不僅承擔著分類垃圾處理的責任,而且是我國生態文明和兩山建設的重要手段。
         在垃圾分類的新背景下,有機垃圾處理進入第二輪快速發展期。
         1、 首創環境的寧波試點
         寧波是國內首個利用世界銀行貸款進行生活垃圾分類的城市。在E20舉辦的“2019(第二屆)環衛一體化高峰論壇”上,寧波市生活垃圾分類指導中心主任余寧說道,“寧波市從2011年開始謀劃利用世行貸款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2013年出臺了生活垃圾分類第一個五年實施方案,并于2013年7月以世行貸款寧波市城鎮生活廢棄物收集循環利用示范項目為載體,開始全面推行生活垃圾分類工作”。   世行貸款寧波市城鎮生活廢棄物收集循環利用示范項目總投資15.26億元,其中世界銀行貸款8000萬美元,而寧波市廚余垃圾處理廠就是該示范項目的子項目,同時也被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列為PPP示范項目,承擔著寧波市推行生活垃圾分類投放、分類收運和分類處置體系的重要環節,同時也是實現分類后廚余垃圾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處理的重要保障。
         2015年7月,寧波市政府決策本項目按PPP模式實施。11月10日發布技術方案征集及資格預審公告,包含首創環境、中國節能、啟迪桑德、藍德環保、瀚藍環境等在內的17家社會資本報名、11家參加投標,8家通過資格預審。
         最終,首創環境以198元/噸的處理單價中標。這是國內首個PPP模式廚余垃圾處理項目,設計日處理規模800噸,分兩期實施,一期處理規模為400噸。
         就處理工藝而言,國內廚余垃圾處理不像垃圾焚燒廠那樣成熟,技術路線五花八門,有干式、濕式、高溫、中溫、低溫等等,如果把技術路徑“定死”,社會資本方就沒有辦法發揮自身優勢,因此該項目采用三階段招標。
         寧波廚余垃圾PPP項目負責人李德健后來回憶說,寧波廚余垃圾PPP項目之所以能成為示范項目案例,也得益于寧波市政府理念的轉變。
         寧波廚余垃圾綜合利用項目主要工藝分為:預處理、厭氧、沼氣凈化提純、污水處理、沼渣堆肥以及除臭六部分。首創環境副總裁胡再春回想該項目從設計、建設、投資以及運營的過程時坦言,“早年間,首創環境將廚余垃圾處理的技術先從歐洲引進過來,在此基礎上進行了國產化改進。在厭氧系統的攪拌、預處理后沼渣的處理、系統的銜接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正是憑借這些技術積累,首創環境才有機會中標這個項目”。
         當時,國內餐余垃圾PPP項目,幾乎沒什么經驗可以照搬,首創環境能夠在寧波項目打出自己的特色,穩定達標運營,后端沼氣提純進入天然氣管網系統,實屬不易,對全國餐廚垃圾類的PPP項目都有很強的借鑒意義。
         世界銀行和寧波合作的項目,不僅得到世行資金和技術支持,更給當地環保項目帶來了理念的蛻變,給當地百姓的生活也帶來便利。
         “在廚余垃圾處理廠剛投產的時候,我們還有疑慮,怕對我們的生活造成影響?,F在,處理廠建成了,反而給我們帶來了這么多的便利,我們家人每天晚飯后都帶著孩子在廠子里遛彎。”家住附近的宣裴村村民劉元說。
         為更好地貫徹綠色環保理念,首創環境寧波項目還裝有屋頂光伏發電1800平方、環保教育展廳600平方,充分體現綠色節能環保主題,獲得綠色建筑三星設計標識,并獲得全球環境基金贈款70萬美元的支持。   作為寧波市廚余垃圾處理廠世行聘請的專家組組長,E20環境平臺執行合伙人、E20研究院執行院長、湖南大學兼職教授薛濤曾這樣評價:
         “寧波廚余垃圾處理廠PPP項目是首個真正意義上的廚余垃圾全循環單元型處理廠,對于分類收集后的四百噸濕垃圾要求零填埋零燃燒全循環,無論前端分選到后端處置技術難度不小,首創與華北院組合如果順利實現項目目標,在全國大力推進垃圾分類的大形勢下將有較大意義”。   此外,在“2019有機固廢資源化論壇”上,嘉諾設計研究院副院長嚴崢介紹了寧波廚余垃圾處理項目中所應用的前端分選設備。嚴崢提到,作為機械生物處理的前置關鍵環節,目的是把有機質更好地篩分出來,進料決定出料,堆肥產品的品質與進料物料的品質密切相關。
         寧波廚余垃圾處理項目采用機械分選+厭氧產氣+好氧干化堆肥模式。
         嘉諾環境智能分選機器人將AI技術與傳統的垃圾分揀有機結合,通過視覺識別及AI智能學習,準確地抓取物料。同時智能分選機器人具備視覺識別進化的能力,識別的物料越多,收集的信息也會越多,從而提高抓取的精度,同時通過云端的共享,可以某臺的智能分選機器人的識別信息分享給另外一臺分選機器人,最終高精度、高效率的完成垃圾分揀工作。
         嚴崢認為,工藝或者設備的設計要以低噪音、低排放、低能耗為設計依據。從智能方面而言,要迎合AI技術發展方向,深耕傳統,放眼未來,將智慧工廠的理念融合垃圾處理廠的設計、建設、管理及運營中。
         寧波廚余垃圾處理廠的亮點在于協同處理,依托園區內的焚燒廠,廚余垃圾篩分出來的可燃物可以直接進行焚燒處理,同時廚余垃圾處理廠內的污水處理系統協同處理園區內餐廚垃圾處理廠產生的污水。由于本廠的沼氣經過提純后直接并網銷售,厭氧工藝所需要的熱能則由園區內的餐廚處理廠提供,從而實現垃圾不出園,出園皆有利的“寧波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世行項目對系統性的重視在寧波項目中體現的淋漓盡致,包括之后由E20研究院繼續承擔研究的垃圾分類制度下的垃圾收費制度,也是國內首個類似課題,具有重要的意義。
         2、桑德的固廢大循環
         在“2017(第十一屆)固廢戰略論壇”中,桑德集團董事長文一波表示,桑德正在嘗試新一輪的創新——在固廢行業建立一個更大的循環圈。   桑德環境成立于1993年,至今已走過了近三十年的發展歷程,在水務、固廢處理、新能源等領域不斷積累經驗、開拓創新,為產業發展提供了大量可借鑒模式,也是中國較早的有機垃圾處理企業之一。
         在垃圾分類的大背景下,文一波說,“只要勇于打開一扇窗,就會有巨大的機會。”文一波口中的那扇“窗”,就是固廢行業的大循環圈,而垃圾分類和互聯網就是這個大循環的入口。
         我國垃圾分類有兩個痛點,一是源頭分類,二是終端處置。有的地方推行很久仍然無法提升分類效率;而有的地方在小區分類了,離開小區卻又倒進一個車里送到填埋場。
         在文一波看來,要解決垃圾分類問題,首先要回答“垃圾分類到底要分出什么東西”。是干濕分離還是越細越好?分開后,后面還有沒有相對應的終端處置?
         垃圾分類源頭分類的動作看起來比較簡單,但要從源頭到終端、從社區到市場將邏輯理通,就需要政府支持、群眾參與、市場機制等各項因素。在這個端口,啟迪桑德嘗試以“好嘞亭”的形式,結合互聯網+的智慧環衛手段,實現垃圾分類和收運環節的業務整合。
         基于前述兩個入口,桑德收到了大量餐廚垃圾、干垃圾、濕垃圾。文一波認為,如果要做城市垃圾分類,卻沒有濕垃圾處理手段、沒有有機廢棄物處理設施,是不行的。這些餐廚垃圾需要一個最終的去處。
         如金華市餐廚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和無害化處理項目(第二批試點城市),處理對象為餐廚垃圾;成都市中心城區餐廚垃圾無害化處理項目(二期)(第一批試點城市),處理對象對餐廚垃圾+地溝油垃圾,處理規模330t/d;齊齊哈爾市餐廚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和無害化處理項目(第四批試點城市),處理對象為餐廚垃圾+污泥,處理規模200t/d;北京市阿蘇衛生活垃圾綜合處理廠,處理對象為生活垃圾、廚余垃圾等。
         文一波介紹,“我們希望用市場化的方式,從垃圾收運、處理、終端利用進行全鏈條的布局。”
         在上述之外,啟迪桑德還做了一些綜合性園區,讓很多資源互相利用,讓園區中的電能、沼氣、水等物質都形成循環,最終形成固廢大循環。截至2019年3月,啟迪桑德擁有固廢項目 109個,餐廚項目18個,合計規模3140t/d;廚余項目1個,處理規模為300t/d;尾菜項目1個,處理規模為1000t/d。
         2019年4月,啟迪桑德發布公告稱,文一波卸任公司董事長一職,隨后不久,啟迪桑德改名為啟迪環境,在固廢之外,將同時加速拓展水務業務。
         3、潔綠環境:抓住機遇的春天
         北天堂——一個美麗的名字,之前,卻一度成為附近居民的噩夢。
         北天堂垃圾填埋場是北京五環內的垃圾處理設施,是豐臺生活垃圾的集中處理點。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一直到2002年,北京豐臺區的垃圾一直都采取自然填埋的方式,埋在北天堂地區的砂石坑內。
         受當時條件限制,這些垃圾坑內沒有建設任何的衛生填埋防滲、密閉等設施,并產生了大量的垃圾滲濾液,除了對地下水有一定污染,其產生的臭味,也讓周圍居民不勝其擾。附近居民在回憶當時的北天堂時,直言就是一場噩夢,“臭味刺鼻,蒼蠅滿天飛……”
         2010年以后,北京市啟動非正規垃圾治理項目,豐臺區開始對北天堂這個垃圾填埋場的3個填埋坑,400多萬立方的陳腐垃圾進行治理。騰出的1號坑,現在建設成了豐臺區殘渣填埋場;騰出的2號坑,則新建了北京潔綠豐臺區循環經濟產業園滲瀝液處理廠。
         如今,豐臺區循環經濟產業園區,已先后建成了預處理篩分廠、殘渣填埋場、滲瀝液處理廠、餐廚廚余垃圾處理廠、濕解處理廠等垃圾處理設施,改變了過去生活垃圾無序消納的狀態,已經進入了綜合處理階段。
         北京潔綠的豐臺滲濾液處理廠就位于北天堂村曾經的垃圾填埋場內。項目整體規劃為1200 噸/日,分二期建設,其中一期600 噸/日。出水穩定達標排放標準要求,被評為“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產業技術聯盟2013年重大應用示范項目。
         作為國內領先的滲濾液處理企業,2009年,潔綠就已憑借滲濾液處理技術得到了業內廣泛認可,同時在手進行的滲濾液項目達20余個,每年業績超過3億元。但此后十年間,潔綠的業績卻一直圍繞這個數字左右打轉。也有人問:“作為一個中關村老牌企業,潔綠怎么一直沒長大?”但潔綠環境董事長趙鳳秋本人認為,維持這個體量得心應手,還能抽出時間來鉆研技術、更新產品,至于能長多大,是市場的事情。   當垃圾分類、無廢城市等熱點忽然讓固廢市場備受關注之后,各路大佬紛紛跨界而來,更大的市場空間被挖掘了出來。趙鳳秋恍然發覺,一直內秀的潔綠,或許等到了長大的好時機。
         比如,在豐臺區循環經濟園日均收到2400噸的混合垃圾中,就包含了大量的餐廚垃圾。
         “滲濾液與垃圾中的濕垃圾成分直接相關,從整個處理鏈條來看,滲濾液處理像是垃圾填埋場和垃圾焚燒項目的補丁。我們不能總是打補丁,這個問題早晚是要解決的”,趙鳳秋判斷,濕垃圾將成為行業下一步的治理重心。
         “廚余垃圾處理市場注定大過滲濾液”。
         垃圾滲濾液處理大多是垃圾處理項目的配套部分,體量有限。而廚余、污泥治理是獨立的項目,需要整體解決方案,需要企業去挖掘出它的意義和價值,發揮項目在城市綜合管理中的作用。
         2011年起,潔綠環境開始廚余垃圾處理的技術積累。在北京的幾個試點取樣、分析成分、積累數據。根據實際檢測數據,組建隊伍開展研發,配備相應的處理技術。
         2013年起,廣州市開始倡導垃圾分類,但號召前端分類的同時,終端處理設施尚未開始建設。此時,潔綠的技術積累已基本完成,并有著30噸/日的中試項目。趙鳳秋敏銳捕捉到了廣州倡導垃圾分類后的廚余垃圾處理需求,派隊去往廣州,跟蹤當地垃圾分類實際落地情況,定期進行取樣處理試驗。
         “當時只是覺得它是方向,潔綠在廣州也有滲濾液項目,所以有開展調查的基礎。”趙鳳秋的判斷迅速有了反饋的通道。
         2013年,李坑廚余垃圾項目啟動招標,潔綠聯合僑銀環保等單位以聯合體的形式參與了項目投標,并配合該項目做了125噸/日的中試,于2014年順利中標。
         在拿下第一單后,趙鳳秋準確預測到廚余市場的難度和痛點。由于居民垃圾分類意識尚未完全形成,廚余垃圾的進料不夠穩定,潔綠便開始著手技術升級,結合排放標準及實際進料情況改進工藝及設備,增加技術包容度。隨著無廢城市、垃圾分類的到來,趙鳳秋意識到,機會來了。她選擇了廚余垃圾作為公司新的增長點,下定決心將公司規模再翻上幾番。
         正是由于北京潔綠豐臺滲濾液處理廠出色的表現,以及李坑廚余垃圾項目所積累的經驗,2015年由北京潔綠與北京環境組成的聯合體又成功中標北京市豐臺區餐廚廚余垃圾處理廠特許經營項目,該項目位于北京市豐臺區循環經濟園內,就是以前的北天堂垃圾填埋場所在的地方。
         該項目為北京市的“折子”工程,旨在建成北京市第一個針對小區分類收集的廚余垃圾進行處理,且兼具餐廚垃圾處理的處理廠。廠區占地約41畝,采用BOT運營模式。處理廠設計總規模為每日處理830噸,其中餐廚垃圾200噸、廚余垃圾600噸、廢棄油脂30噸。項目于2017年10月份開始調試并投入運行。
         作為當時北京市唯一一個餐廚廚余垃圾“收運處理一體化”的特許經營項目,項目采用餐廚垃圾“制漿+濕式中溫厭氧發酵”和廚余垃圾“制漿+高效擠壓分離+干式高溫厭氧發酵”的工藝方案,充分發揮潔綠在高濃度有機污染物的厭氧發酵處理技術優勢,實現有機污染物的最大程度減量化、穩定化和資源化。餐廚、廚余垃圾處理過程中產生的沼液及滲濾液一并送入園區滲濾液處理系統,脫水沼渣送入園區堆肥車間,殘渣送入填埋場處理。
         此后,潔綠環境開始順風順水。2019年11月,潔綠環境又接連傳來兩個大項目喜訊。
         一是,潔綠環境中標了安徽省滁州市生活垃圾填埋場廚余垃圾處理項目,規劃廚余處理規模為600噸/日;
         二是由潔綠環境協同僑銀環??萍脊煞萦邢薰?、中冶南方都市環保工程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資建設的廣州市李坑綜合處理廠正式投產,這個全國最大的廚余垃圾處理項目日處理規模達1000噸。
         這兩大項目進展,加上此前順利投產的北京豐臺區廚余餐廚項目,為潔綠的廚余垃圾市場版圖布下三個據點:北京市內項目根基牢固,并輻射京津冀經濟圈;滁州市距離南京較近,被看作安徽東向發展的橋頭堡;廣州市位于粵港澳灣區核心位置,且區域有機垃圾處理需求旺盛。這三個據點分別位于北部、中部、南部,構成潔綠拓展廚余市場的基礎。
         而像潔綠這樣以滲濾液處理拓展至有機垃圾處理行業的還有很多,包括國內垃圾滲濾液處理行業龍頭維爾利。   維爾利2007年通過MBO脫胎于德商獨資企業,繼承WWAG的先進技術優勢,是國內滲濾液行業絕對龍頭,主營業務現已覆蓋餐廚廚余垃圾處理、滲濾液處理、沼氣處理、工業節能及油氣回收等多元有機廢棄物資源化領域,如今,國內100家餐廚垃圾試點城市中的十多個項目都使用了維爾利的“無害化、減量化、資源化、產業化”技術。有機垃圾處理在垃圾分類等一系列政策的推動下,發展尤為迅速。
         4、餐廚垃圾綜合解決方案開了先河
         在2019(第十三屆)固廢戰略論壇上薛濤曾談到了,有機垃圾“集中”與“分散”處理技術的博弈關系。其中就提到一個“臨界點”的概念,這個“臨界點”使得分散式處理出現規模不經濟,也就是逐漸效率下降的過程。隨著垃圾量繼續增長至一定數量時,集中式處理便顯現出來規模效應。因此有機垃圾處理的技術選擇一定是一城一策、一時一策,分散與集中不是完全的對立關系,是可以在其中找到合理的配置均衡點,使得分散與集中處理并存并達到效率的最大化。
         中源創能在尋求效率最大化的道路上,一直走在前列。中源創能根據對廚余垃圾大量的探索發現,廚余垃圾的產量比餐廚垃圾更大,性質更復雜,產生更分散。全國每天大約會產生30萬噸,產生高度分散,一般不采用中轉,以直運為主,收運成本、難度遠高于生活垃圾。
         基于以上探索和發現,中源創能總結出一條適用于廚余垃圾處理的技術路線,即規模合理,就近處理,以減量化無害化為主。
         2019年7月26日,《黃山市餐廚垃圾管理辦法》正式出臺,黃山市為全國旅游大市,游客為繁榮當地經濟的同時也給當地景區帶來了大量的餐廚垃圾。為減少餐廚垃圾以及做好非洲豬瘟疫情防控工作,黃山市將建立中心城區餐廚垃圾無害化處理、垃圾循環利用體系作為下一步目標,計劃建設一座餐廚垃圾資源化處理中心,將產生的餐廚垃圾實施無害化處理與資源化利用。這也是黃山市首個餐廚垃圾處理項目。
         2019年11月,中源創能中標安徽黃山屯溪區餐廚垃圾資源化利用及無害化處理項目。
         多年來,中源創能做了大量的廚余垃圾分類處理模式實踐,并連續多年跟蹤調研了垃圾分類的全生命周期。截至2019年,中源創能的業務范圍覆蓋至15個省級行政區域,先后實施了400余個有機垃圾分散處理項目,其中包括城市餐飲服務機構餐廚垃圾就地處理、農村易腐垃圾就近分散處理、鄉鎮有機垃圾相對集中處理、縣市有機垃圾規劃布局處理等。
         德清縣是我國的垃圾分類示范縣,“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在德清縣早已牢固樹立。中源創能的德清縣項目重新構建新型的城鄉垃圾分類全產業鏈循環模式,集有機垃圾資源化處理中心、有機垃圾產物高值利用深加工中心、有機肥農業應用示范中心、垃圾分類宣傳教育中心于一體,將垃圾分類宣傳教育、垃圾處理、產物深加工、資源化利用有機結合,緊密聯系居民生活與垃圾分類,形成“四位一體”的綜合示范性基地。
         在黃山項目中,中源創能通過大量數據分析,特別為其設計了“前端分類+就近處理+末端資源回收”的系統性城市生活垃圾處理解決方案。   首先,根據整個城市人口、地域、位置、城市規劃等特點,設計了項目的處理處理規模和發展規模,并為未來提供了升級預案和相應準備。
         同時,結合現有生活垃圾收運處理體系,基于優化分散式有機垃圾收集-運輸路徑,中源創能選擇了7個地方作為餐廚垃圾處理的分中心,實現小型生態資源化利用站(0.3-0.5t/d)、大型生態資源化處理中心(10-20 t/d)的分散式處理網絡,覆蓋城區及周邊鄉鎮,不僅實現了規?;\行,把分散在各鎮(街道)的管理職能有機整合起來,確保整改城市的垃圾資源化處理中心高效、順利運行。   經過7個分中心所處理的餐廚垃圾,最終產出物符合《農業標準商品有機肥料標準》NY525-2012,可回歸農田實現有機肥的回收與利用。部分有機肥再運送至屯溪區餐廚垃圾處理中心,用于中心大棚蔬菜的種植,可再回到居民的餐桌,在這個過程里,一減少了臭味;二減少了各分中心負責區域的餐廚運輸量,大大節約了運輸成本;三,解決了產品的出路問題。
         整體上,項目的規劃設計跨越了簡單的垃圾無害化處理模式,通過技術的升級與模式的創新,構建新型的城鄉垃圾分類全產業鏈循環模式,成為屯溪區有機垃圾資源化生態綜合體示范基地,也被稱為“有機垃圾處理概念廠”,是一座面向未來的垃圾分類處理中心,采用了清華大學環境學院研發的新技術,代表了行業前沿水平,形成一條有機垃圾從分類收集到處理、利用、推廣的全產業鏈模式。   黃山屯溪區餐廚垃圾資源化利用及無害化處理項目占地面積約6600平方米,設計研究垃圾日處理規模為40噸。包括1座面向城區餐飲單位產生的餐廚垃圾的有機垃圾資源化處理中心,1座有機肥農業應用示范體驗中心,1座污水處理系統,以及1座面向全市人民群眾的的垃圾分類宣傳教育中心。形成餐廚垃圾“規范化”、“無害化”、“減量化”、“資源化”的四化循環收運處理體系,實現垃圾“產生于大自然,回歸于大自然”。
         中源創能基于城鄉總體規劃,探索了多種有機廢棄物收集-處理-管理的綜合處理模式,而每一種都具有較強的可復制性。黃山項目模式或將成為引領安徽乃至全國垃圾處理分類普及工作的典范,勢必會對下一階段我國垃圾分類的全面推廣提供良好的示范意義。
         結語
         隨著餐廚垃圾處理政策的推進,和市場的發展,已經逐漸形成以地方政府主導、企業運作、產生單位參與、收運一體化的模式,餐廚廢棄物無害化處理和資源化利用的產業鏈也逐步打通,并向農業等環節延展。
         垃圾分類強制時代的到來,也必將進一步促進有機垃圾末端處理處置的市場需求。正如2017年薛濤在固廢論壇所說,固廢產業即將進入合久必分的3.0時代,我們可以期待,有機垃圾處理行業正進入一個新的發展周期,或將迎來新發高潮。
         原標題:垃圾分類,有機垃圾的風口?
      黄色视频网站

    3. <ol id="hqwwg"><strike id="hqwwg"><optgroup id="hqwwg"></optgroup></strike></ol>
    4. <menu id="hqwwg"><rp id="hqwwg"></rp></menu>
      1. <menu id="hqwwg"><th id="hqwwg"></th></menu>

        <video id="hqwwg"><td id="hqwwg"></td></video><table id="hqwwg"><ins id="hqwwg"></ins></table><table id="hqwwg"><td id="hqwwg"><li id="hqwwg"></li></td></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