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l id="hqwwg"><strike id="hqwwg"><optgroup id="hqwwg"></optgroup></strike></ol>
  • <menu id="hqwwg"><rp id="hqwwg"></rp></menu>
    1. <menu id="hqwwg"><th id="hqwwg"></th></menu>

      <video id="hqwwg"><td id="hqwwg"></td></video><table id="hqwwg"><ins id="hqwwg"></ins></table><table id="hqwwg"><td id="hqwwg"><li id="hqwwg"></li></td></table>

    2. 廈門廢品回收電話

      深度 | 給“固廢熱”潑潑冷水!小心,這七大風險!

      作者:廢品回收 2021-03-06 11:00:21
        順風順水的時候,人的野心容易被激發。   尤其是當這個人、這家企業,所干的事情還受到國家政策支持,杠桿放大的時候,他的野心更容易被擴大,前些年大起大落PPP熱潮就是前車之鑒。
         從《環保圈》對30+固廢上市公司年報的分析中可以看出,固廢產業目前正在享受一波政策紅利,形勢一片大好,各家企業無論是營業收入、凈利潤,還是現金流、總資產,都有了不小的增長。
         這波政策紅利,也“誘使”著更多的外來者加入,眼下不少做水的,或者其他行業的也都想轉型從事固廢行業,分得一杯羹。
         不過,正如PPP大潮退去后,民營環保企業一片哀鴻遍野一樣,光看到固廢行業的“風光”也是片面的、危險的。業績靚麗的同時,固廢行業自身的風險和泡沫正在凸顯,環保行業的共性風險也在累積,有7大風險尤其值得關注。
         01 風險1:國補新政確定后,項目未納入補貼目錄
         由于大多數固廢企業都是以垃圾焚燒為核心業務布局,所以固廢行業的第一大風險,就是前段時間已經“塵埃落地”的垃圾焚燒國補政策了。
         根據4月3日發改委發布的《關于有序推進新增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明確2020年1月20日后并網發電的垃圾焚燒發電(含沼氣發電)項目為新增項目,按以收定支原則由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繼續予以支持。
         不少行業研究人士認為,新增項目以收定支,看似保障了垃圾焚燒發電企業的利益,是一大利好政策,但細細研究,由于項目可享受的補貼總額確定,補貼清單也會有進有出,甚至部分已在清單中的項目也有被剔除的可能。
         如果將補貼資金比成蛋糕,新增項目以收定支原則確定后,好比蛋糕總量就那么大,有人分得一大塊,有人就只能分得一小塊,還有人什么也分不到。即便先前分得蛋糕的人,也不排除被“搶走”重新分配的可能。
         而一旦在建垃圾焚燒項目無法納入補貼清單,對企業的影響將是巨大、甚至致命的。
         據筆者測算,由于每個省市燃煤標桿電價不同,以燃煤平均標桿電價0.368元/kWh為例,若項目無法入庫、拿不到電價補貼,每噸垃圾處理費就需要上漲78.96元,才能維持原有的收入(如圖一所示)。

      深度 | 給“固廢熱”潑潑冷水!小心,這七大風險!

        圖一為國補取消,部分省垃圾處理費上漲情況   即便是一二線經濟發達地區,想讓這些地方政府額外從財政預算拿出一塊來給付垃圾處理費,或者向居民收費,來彌補電價補貼取消帶來的損失,難度也挺大。更何況目前新建項目往往處于電價較低、垃圾處理費也不高的經濟欠發達地區。
         《環保圈》發現,已有企業開始在年報中披露,項目未入補貼目錄,電費結算延遲給企業經營業績帶來了影響。
         據國內某固廢企業2019年年報顯示,報告期末公司應收賬款為4.53億元,較上年末增長95.40%,主要系本期新增部分運營項目,垃圾處理費和電費結算周期延長;公司合同資產為3.96億元,也較上年末上升154.68%,也因部分新增運營項目尚未納入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目錄,導致應收國家可再生能源補助電費累積余額增加。
         02 風險2:行業集中度提升,新加入者搶食艱難
         運營類固廢項目由于商業模式清晰、收費穩定,所以吸引著一大批“新加入者”跨界而來。
         例如,前些年,房地產企業雅居樂斥資300億元投入環保,收購整合一批專業危廢公司。安徽“水泥大鄂”海螺水泥也憑著水泥窯協同處置的技術優勢,在全國各地拿下不少項目。還有萬科、保利等物業企業,利用得天獨厚的物業優勢強勢進軍環衛。
         他們各個來勢洶洶,資金實力、政府關系、融資條件等各方面條件無不精悍,且具備傳統固廢企業所不具備的某些優勢,雖然尚缺乏行業積淀,但后發之勢不容小覷。
         此外,還有大型央企、地方國企、民間資本、產業資本等通過項目投資、合作經營、兼并收購等方式進入固廢領域,使得我國固廢行業競爭形勢日益激烈,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區域割據勢力形成。
         以垃圾焚燒為例,《環保圈》曾經做過統計,在2019年釋放的120個垃圾焚燒項目中,光大國際、康恒環境、中國環境保護、首創環境等業內“十大影響力企業”就累計中標60座垃圾焚燒項目,占全國新增項目的50%。日處理規模高達66550噸,約占全國新增處理規模的52%(如圖二所示)。(詳情點擊:解析2019全國垃圾焚燒市場“動向”)
         僅光大國際一家,就“吃掉”了全國1/5多的垃圾焚燒市場,實現了“五分天下有其一”的宏偉戰略。

      深度 | 給“固廢熱”潑潑冷水!小心,這七大風險!

        圖二為固廢十大影響力企業2019中標的垃圾焚燒項目和處理規模   某固廢上市企業投資人士表示:
         地方環保市場割據勢力已經形成,如河南垃圾焚燒,最大的勁敵就是本土企業城發環境,別的企業很難擠進去。還有的項目一期是誰開建的,二期改擴建幾乎還是它,變動很小。
         這樣一來,新加入者就很難從已有“割據勢力”中分得一杯羹了。
         03 風險3:并購后盈利未達預期,由此帶來計提減值
         并購一直是環保企業快速擴張的重要手段,不過,若并購企業盈利狀況達不到預期,就會影響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長,并購中產生的商譽也將面臨計提減值的壓力。
         比如,永清環保2018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1.68億元,其中計提減值損失就占1.26億元,是其業績變臉的主要原因。
         經過2019年一年的調整,公司商譽、應收款項等資產減值損失得到緩解,也使得永清環保2019年迅速“回血”,扭虧為盈。
         再比如,科融環境2018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62億元,比上年同期下滑1334.46%,主要系公司踩雷*ST凱迪,公司與江蘇永葆解除股權收購協議,控股子公司北京英諾格林商譽減值等原因所致。
         2019年,通過處置藍天環保和武漢燃控產生9680萬的收益,再加上各地項目開始貢獻利潤,使得科融環境2019全年業績實現扭虧為盈,凈利潤1012.66萬元,同比增長102.13%(如圖三所示)。

      深度 | 給“固廢熱”潑潑冷水!小心,這七大風險!

        圖三為,2019部分環保上市公司,出售不盈利子公司以及商譽計提損失減少等,實現盈利   04 風險4:融資渠道不暢,警惕應收賬款與壞賬攀升
         由于環保工程的資金需求大,回款周期長,先期需要墊付大量資本金。所以環保企業經常面對的問題就是:動則幾億、十幾億的在建項目,錢從哪兒來?
         尤其是近些年來,民企融資難、融資貴、融資受到身份歧視的情況嚴重,即使是國家三令五申也未得到根本緩解。在此情況下,環保企業若沒有可靠、低利率的融資渠道,發債、抵押等其他途徑又不通暢,就極有可能出現“項目還在、錢卻沒了”尷尬境遇。
         相反,如果應收賬款能夠及時回款,陳年壞賬能夠得到結算,不少企業的日子過得就還不錯,項目也能及時“輸血”開展下去。
         實際上,隨著訂單增多、規模變大、期限拉長,各家環保企業的應收賬款也隨之“水漲船高”,不僅僅是固廢企業,之前不少看似光鮮的水務龍頭,如今都被應收賬款、三角債壓得“喘不過氣來”。
         一部分實在收不上來的賬款只能計提壞賬,資產減值。如神霧環保2018年度應收賬款期末余額為21.88億元,壞賬準備為8.06億元,而這一年的營收僅5100多萬元。
         再如科融環境,2018業績虧損4.62億元,其中大客戶*ST凱迪出現財務危機,子公司藍天環保”應收款項收回可能性較小,公司對凱迪系公司、藍天環保的應收款項計提壞賬1.97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應收賬款減值風險是環保上市企業的共性風險,不少看似經營不錯的企業就專門披露這項風險,風險很大。
         例如,國內某大型固廢企業2019年報披露,隨著公司應收賬款數額的不斷增加,尤其是賬齡較長的應收賬款增大,可能存在壞賬風險,使公司資金周轉速度與運營效率降低,對公司業務開展造成不利影響。
         05 風險5:公眾“鄰避效應”,項目選址難、落地難
         近年來,盡管政府、企業、媒體在破解垃圾焚燒發電“鄰避效應”上下了很多功夫了,但“鄰避效應”的陰影依然在固廢企業頭上游蕩,總有人不愿讓垃圾焚燒出現在自家門口。
         例如,2019年2月,海南省澄邁縣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三期項目,就曾因“鄰避”而擱淺。
         其結果就是,近日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向海南省反饋情況時指出,??谑袑ι罾幹脝栴}不作為、不擔當,長期依賴澄邁縣顏春嶺生活垃圾填埋場和焚燒廠處置,不主動規劃建設垃圾處置能力,導致垃圾污染和風險問題突出,工作十分被動。
         無論是海南澄邁,還是現在還沒有最終確定選址的河北大廠項目,化解“鄰避效應”都有很長的路要走。
         某固廢上市公司人員表示,“鄰避效應”和國家日益嚴格的監管政策,都使項目選址的難度加大,致使項目籌建時間延長,增加公司成本。
         如果未來社會公眾對垃圾焚燒發電的負面看法進一步加重,可能加大公司經營的難度,對公司盈利能力造成不利影響。
         06 風險6:環保不達標,輕則核減電價補貼,重則關停整治
         為了倒逼固廢企業建設、運營高標準的環保達標工程,2019年11月,繼“裝樹聯”后,生態環境部再度出手,下發《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自動監測數據應用管理規定》(下稱《規定》)。自2020年1月1日起,垃圾焚燒發電廠將實時公開排污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規定》首次指出,自動監測數據可以作為判定垃圾焚燒發電廠是否存在環境違法行為的證據。
         生態環境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盧加偉在接受《央廣網》采訪時表示,以前執法時,執法人員要24小時蹲點采樣,拿到排污數據的日均值后才可判斷焚燒廠是否存在違法行為。如今自動監測數據積累成的數據庫,不僅使執法更加精細、準確、高效,還能倒逼企業自加壓力,更關注排放情況,規范運營。
         同時,《規定》對違法行為的處理也更為嚴重:
         一旦垃圾焚燒廠因污染物排放超標等環境違法行為被處罰,上黑名單,輕則核減或者暫停撥付國家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貼資金,重則,對一個自然月內累計超標5天以上的企業,應當依法責令限制生產或者停產整治。
         不少固廢企業認為,《規定》在讓行業監管更加透明的同時,也讓項目公司壓力倍增。
         盡管公司采取了廢氣凈化、廢水及固體廢棄物處理等措施盡量減少項目對環境帶來的不利影響,但在實際生產運營過程中,仍存在因設備故障或人為操作失誤等原因導致的環保不達標風險,對公司經營、品牌聲譽及盈利能力都會造成不利影響。
         07 風險7:建設期和運營期,不可控因素導致工程項目超支及延誤
         不少固廢項目,在項目建設期,還受到若干不可控的因素,包括設備及部件的價格上漲、工人工資上漲、配套基建設施、“鄰避效應”等預期之外的影響,這些因素很可能導致BOT項目超支及延誤,進而導致項目預期效益不佳。
         在項目運營期,如垃圾焚燒項目,也面臨分類減量化導致入爐量不足、熱值不足造成發電量受損的雙重風險。
         再如,危廢行業也因進駐的企業太多,市場競爭激烈,導致毛利率下降,紅利期進一步縮短。
         國內某危廢企業市場研究人員表示,前些年,自從青島新天地因環境違法被吊銷危廢經營許可證后,山東省的每個市區幾乎都在上馬危廢處置設施,也就3年的時間,危廢產能就出現供大于求,導致公司目前運營的危廢項目處置費下滑厲害,產能“吃不飽”,項目收益大不如從前。
         結語
         以上7大風險,在給固廢行業按下“剎車鍵”的同時,也加劇了我國固廢行業的兩級分化,強者愈強,弱者則將因抗壓能力不足而被淘汰出局。
         不排除未來幾年內,固廢行業也會像如今的水務行業一般,國資大舉進軍,大肆低價收割,開啟“買買買”模式。
         隨著凱迪生態退市,盛運環保尋求國資馳援未果,浙能入股錦江環境,固廢行業的變局也在加劇,新一輪的洗牌還會遠嗎?
         原標題:深度 | 給“固廢熱”潑潑冷水!小心,這七大風險!
      黄色视频网站

    3. <ol id="hqwwg"><strike id="hqwwg"><optgroup id="hqwwg"></optgroup></strike></ol>
    4. <menu id="hqwwg"><rp id="hqwwg"></rp></menu>
      1. <menu id="hqwwg"><th id="hqwwg"></th></menu>

        <video id="hqwwg"><td id="hqwwg"></td></video><table id="hqwwg"><ins id="hqwwg"></ins></table><table id="hqwwg"><td id="hqwwg"><li id="hqwwg"></li></td></table>